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大汉大忽悠帝 > 第766章 匹孤纥干的故事

第766章 匹孤纥干的故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66章匹孤纥干的故事

  ……………………………………

  “放火!”

  对于徐晃突然蹦出来的俩字,吕布显得不屑且烦躁:“放啥火呀?咱们不是把山上的林子都砍的差不多了吗?就算卑奴想用火攻,也烧不着咱!”

  徐晃倒是没敢嫌弃吕布,反而很狗腿地说:“老大,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设在山上的小营,不是不好扎吗?那就把砍树剩下的那些没用的枝杈,全都堆到划好的营地之上,然后放火使劲烧。等到地皮烧软乎了,趁热往下楔木桩,然后等着它再被冻上,到时候就让卑奴们拔去吧!木桩怼折了,这玩意儿他们也拔不出来。”

  听完徐晃这话,吕布当时便仰天大笑起来,同时还朝着徐晃的肩膀使劲拍了一巴掌,又差点把徐晃给拍地上。

  “行啊小子,果然是咱们重骑旅的兄弟,这脑瓜长的,随我!”

  跟着吕布时候长了,徐晃也知道,跟这个夜壶脑袋硬抗,是抗不过他的,于是便琢磨出许多应付他的招数。比如吕布要拍肩膀,既不能让他拍实了,还不能让他拍不着,所以就得趁着他的大巴掌挨着肩膀的那一刻,偷偷的耷拉一下,以此来卸去他没轻没重的力道。

  当然了,“小狗腿”也算是应付吕布的招数之一。

  然而听了吕布刚才的“夸奖”,徐晃还是差点忍不住,真想把大斧头抡圆了,再和他比试比试。

  粗话的,啥叫随你呀?你当我是吕傲天么?就你那个夜壶脑袋,咱们重骑旅的兄弟要是都随了你,可得多招人烦哪?

  然而不等徐晃腹诽完事,却听吕布又问道:“山上的水源找着了么?”

  所以话说回来,不管这个夜壶脑袋有多招人烦,但是说起打仗之事,甭管是个人勇武,还是排兵布阵,吕奉先真是不弱于人。

  一转脸,徐晃又悄悄的佩服起了吕布,连忙回道:“找到了一些冰坨子,想来便是水源。不过那事不当紧,回头大雪一下,化雪也能当水喝。”

  听了徐晃这话,吕布也表示赞同,连连点头。

  但是,还没能吕布喘口气呢,紧接着旅需又跑过来找吕布,说是咱们得宰羊了,因为咱们的草料不够吃,回头等着把“牵来的羊”都饿死,瘦成一把骨头,还不如现在就宰掉,储存起来。反正天气这么冷,肉也不会放坏。

  姜叙也跑来找吕布,说是咱们得提前储存足够多的木料,否则等到冬天,没有篝火暖着兄弟们,那可是有罪受了。

  接着连任红昌也找了过来,说是宰杀那些羊、马牲畜的皮毛,你得让人都给我攒起来,回头我好给兄弟们做皮袄,铺的盖的都用得着。

  …………

  瞅着眼前这一幕,徐晃好像终于明白吕布为啥烦躁了。

  咱们重骑旅千里奔袭,是来追击卑奴的,是来马踏龙城的,对吧?结果现在,莫名其妙的就当了建筑队,如此还不算完,居然还要吕奉先像老妈子一样,操心柴米油盐这些琐事。

  算了,还是趁早离这个夜壶脑袋远远的,准备在漠北过小日子吧。

  然而徐晃刚想开溜,却又被吕布叫住。

  “公明啊,去找一面军旗,插到龙城正中。”

  “啊?”

  徐晃不解其意,随口问道:“旅长,您这是啥意思?”

  吕布依旧烦躁地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

  然后徐晃就开始琢磨。

  龙城这个地方吧,忒破,咱都不愿在里边住。事实上,也是不敢在里边住,害怕守不住。可是咱们虽然看不上这个地方,匈奴、鲜卑人却是万分珍视的呀,当成祖宗圣地。所以……嗯……要是我们家祖坟被别人插杆旗,我也非得找他拼命不可。

  想通其中“关窍”,徐晃又佩服起了吕布,还很狗腿地说:“旅长,高,实在是高!”完事一转身,奔龙城插旗去了。

  …………

  原本被重骑旅“问候”过的漠北小部落,是不敢回去报仇的。人也被杀了,羊马也被抢了,连帐篷都没剩下。眼瞅着寒冬将至,大雪封山,这要是不赶紧找饭辙,还不知道会冻死饿死多少人呢?搞不好整个部落都灭了。

  所以他们都四下逃命,“走亲访友”。或许还会有人想着,趁着这个比较混乱的机会,看看能不能也抢一下别的部落,要是抢不过,那就给别人当奴仆,哪怕挨鞭子呢,只要管饭就成啊。

  然而却在此时,又有消息传来,说是吕奉先在龙城插了一杆旗,这让那些侥幸逃得性命的大鲜卑勇士们就不能忍了,心里话说,你们这可不止是欺负到我们门上了,还欺负到我们祖上了!

  于是乎,竟然有许多大鲜卑的勇士不再逃命,返身又向着龙城杀来。

  别忘了,漠北还有一支鲜卑人较大的群落,就是当年檀石槐所划分的“西部鲜卑”,虽说檀石槐死后,“西部鲜卑”反叛,已经不再听从单于庭的号令,但是人家也不能对“祖坟插旗”这种事无动于衷啊!

  只不过,所谓的“西部鲜卑”,听上去好像是一个群落,其实现在也分散成了许多的小部落,其中倒是有两个部落比较大一些,一个驻扎在燕然山以西的那个“西海”,首领名叫“匹孤”,而另一个则在金微山与涿邪山附近,首领名叫“纥干”。

  …………

  提起这个“匹孤”,其中还有一段很曲折的故事。

  话说当年的飞将军李广之孙,李陵李少卿,率部五千,深入大漠,与匈奴展开血战,最终却因援兵未至,寡不敌众,被数倍于己的匈奴敌军所俘。汉武帝刘彻彻起先以为李陵肯定是战死了,还想要封赏李陵的家眷,后来听说李陵是被俘,还帮着匈奴练兵,准备对付汉军,一怒之下,又将李陵处以“族刑”,也就是母亲、兄弟和妻儿,全都杀了。李陵先前究竟是真降假降,无从得知,但是全家被杀之后,大概是绝了归汉的念头。

  而后呢,当时的匈奴单于非常看重李陵,还将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了他,这个单于之女,名叫“拓跋”。说的是匈奴人的习惯是随母姓,可其实当时他们连“姓氏”这种概念都还没弄明白,所以单于赏赐给李陵的“财物”,也就是这个部落吧,便被称为“拓跋部”。而“拓跋部”的后人们,也都以李陵后人自居。

  再到后来,匈奴人被捅跑了,而留在漠北的一部分“拓跋部”渐渐揉合进了鲜卑,并且他们还仗着自己有“汉家血统”,受到了鲜卑的优待,所以与其他的“匈奴弃民”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再再后来,檀石槐成了鲜卑单于,分出了“鲜卑三部”,而“拓跋部”便属于“西部鲜卑”的一支,他们的首领也属于“西部鲜卑大人”。可是檀石槐一死,他的儿子和连又是个混球,这个时候的“拓跋部”首领,“拓跋邻”便说:“此土荒遐,未足以建都邑。”

  其实这就是拓跋邻想要叛逃自立,但是他可没有直接把话说出来,甚至还对族人们说,之前那句话,是神仙告诉他的。反正“溜达一族”也是到处溜达嘛,族人们对此也没啥意见。

  于是乎,“拓跋部”便开始了迁徙之路。

  但是这个时候,拓跋邻自己的岁数也不小了,还没溜达几步就翘辫子了。死之前,他又将部族分成了七份,让自己的七个娃,每人都能领一份。其中分到最大一份的这个娃,叫作“诘汾”,权且就当他们这一枝,作为“拓跋部”的“正朔”吧。

  然后是个啥情况呢?

  诘汾的长子,身份卑微,他的亲老妈只是被虏来的。并且,诘汾也更加宠爱自己的小老婆,甚至比他爹还扯了一个更大的谎,直接就告诉别人,说他这个小老婆是“神女”。

  再然后,诘汾为了把自己的位子传给他与“神女”小老婆所生的那个小儿子,便把自己的长子早早的给赶走了。

  而诘汾那个身份卑微的长子,就是“匹孤”!

  这个故事听着费劲么?

  就是一伙放羊的,连老窝都不要了,还担心儿子分家产呢!

  …………

  至于说“纥干”的故事嘛,那就简单多了,但是更具有“传神或者传鬼”的色彩。原本鲜卑有个部落,叫作“如弗”部。这不是到处溜达着放羊么,走到一处山口的时候,遇到了一只超级大的“大脑斧”。然后“如弗”部的人就宰杀牲畜,去喂这个“大脑斧”,还对它说:“哥们,神仙吧?你要是够意思,你就把路让开,你要是不够意思,你就搁这儿别动!”

  然后这个“大脑斧”一下子就不见了,地上还留着一个光腚小娃。

  巧的是什么吧?

  “如弗”部的首领也不知道是不是某些零件不好使,反正就是一直没有娃。族中老者看到眼前这个情况,立刻就忽悠首领收养这个光腚小娃,还说这个是神仙赐给首领的儿子,将来可以作为首领的依靠。

  于是首领便收养了这个光腚小娃,还给他取名“纥干”,而“纥干”在他们的语言里,就是依靠的意思。

  接下来的故事就更简单了,纥干“小盆友”在首领干爹的悉心照料下,幸福茁壮地成长起来,据说十岁的时候就勇猛无敌,不仅善骑善射,还能拉开五百斤的弓!哎呀妈,简直就不是人造的……

  后来老首领翘辫子了,纥干凭借着个人勇武,不仅顺其自然的当上了首领,而且“威服多部,推为统主”。直白的说,就是学会欺负人了呗。而后,纥干觉得自己很牛叉,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考虑,带着族人们去南边暖和的地方,放个羊,牧个马啥的。

  可惜想往东南走的时候,遇上了王闹闹,掉头往西南走,又遇上了马腾……

  《大汉大忽悠帝》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