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在明末屠龙 > 第四十四章 出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头矮矮的,瘦瘦的,只有脑袋特别大,脸特别长的驴。

  正卖力的拉着两轮平板车,缓缓行在通往三山门的大街上。

  平板车的木轮与古老的青石板路摩擦碰撞,不间断的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

  徒步拉着这驴前进的,是农家少年赵富强。

  本来赵富强也是可以坐在车上赶着驴走的,他先前就是那样进城的。

  但此刻车上已经坐了两个人。

  而他家的驴,又太瘦小。

  他心疼驴,不忍心给这上午拉柴,等会儿要拉货,晚上还得拉磨的驴,再增加上自己这一百多斤的重量……

  坐在平板车上的两人,一个是四虎子,另一个自然就是秦卫宁了。

  由于主家破产,四虎子要经常出去打短工。

  他一个粗糙汉,又没有手艺,自不可能干得上什么俏活儿。

  只能到水运码头上扛大包卖力气,或赶上农忙,给城外种地的富户收粮食。

  有时他也会被朋友叫去,给城里的人帮忙搬家、凑红白喜事。

  但那种活儿不是天天都有,他也未必能次次赶上,主要还是以扛大包、收粮食挣钱糊口。

  因此,四虎子虽在南京城里住了四年,人脉却多在郊区。

  他找驴车,就也是跑到城外的穷人堆儿里去找的。

  城内当然也有车马行,大大小小的数不胜数,可四虎子都不认识。

  再者,他觉得找熟悉的人,能给少爷省点儿钱。

  所以他就把种地兼磨豆腐的赵家儿子,和对方家的那辆驴车,给秦卫宁带了回来。

  秦卫宁想着,他这事儿办的不太聪明。

  既是找的城外的车,那本就是要出城拉货,何必还要把车再叫到城里来?

  这岂非空跑了一趟?

  白白浪费许多时间……

  可秦卫宁忘了自己有没有给四虎子说过货在城外?

  便没就此事说什么。

  还客气的招呼赵富强在家里吃了午饭。

  素云煮的白粥原只是够三个人吃,秦卫宁正好没什么食欲,就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儿让给了赵富强。

  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给秦卫宁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

  这倒不是说少年长相不行,又或是行为不检点,惹了他的讨厌。

  实际上,高身量的赵富强五官端正,小麦肤色,两颊自带着淡淡的粉红色,外表是很青春阳光的了。

  目光中也总是躲躲闪闪,不好意思与他直视。

  让坐便坐,让吃便吃,行为质朴,话很少。

  外表看着老实木讷的人,一般也就只能让人觉到无趣,跟讨厌这个词语扯不上多大关系。

  只是不知什么缘故,秦卫宁总能在对方身上闻到一股子土腥子味儿。

  那味道像是湿水的衣服,又在潮湿的犄角旮旯里放了很长时间,被翻开后所发出的一样。

  这是赵富强的体味?

  还是对方穿的那一身,洗的发白,有好几处异色补丁的短打衣服所带?

  秦卫宁不知道。

  但他脸上不显异色,行为上却刻意的跟赵富强保持了距离。

  他很不喜欢那种味道,闻着特别难受……

  驴用着同人步行一样的速度,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了城门口。

  正执勤的众门兵,眼睛一直望着城外,在进城之人身上打转。

  还未发现他们昨天的冤家对头,已快到了背后。

  “少爷,咱们要不要打点一下?”

  这时,四虎子伸手指着门兵们聚集的位置,凑在秦卫宁耳边小声地说道。

  打点自然是要花钱。

  秦卫宁不是钱狠子,花钱无所谓,但反感被人勒索。

  可不知何故,极度排斥恶性潜规则的秦卫宁,这次却没有变脸。

  他神色如常的平静问道:“你答应下门兵们的面条和黄酒,请他们吃了吗?”

  四虎子是在城外找的车,那他一去一回,肯定又跟门兵们打了两个照面儿。

  以门兵们连黄瓜都抢的德性,不可能不觍着脸要求四虎子,尽快兑现请他们吃烂肉面、喝黄酒的许诺。

  谁知四虎子却摇起头来,道:“没有,你给我的银子我还没动。我跟驴车过城门口时他们也问我了,我给他们说定了日子,七天之后再请他们。”

  秦卫宁手摸向腰间,掏出一块儿碎银,扔给了四虎子,“别等七天了,把钱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吃。”

  四虎子点头,说道:“也好,这样就省了一份打点钱。其实咱们要不拉货进城,犯不着花这个钱。毕竟有我许给他们的那顿饭打底儿,咱们空手出入,他们是不会再找麻烦的。”

  说着,他把刚接过的银块儿又递还给了秦卫宁,道:“我给他们之前那一块儿银子就行了,那就能让他们吃好几顿的,保证待会儿回来他们不会拦咱们的货。”

  秦卫宁没接银子,反而将他的手一推,撇嘴道:“那你就先给那一块儿,回来再给他们这一块儿。既然是喂狗,索性就喂饱些吧……”

  四虎子一听,连忙问道:“会不会太多了?少爷,你的货咱们得拉多少趟?这个打点钱一开始给多了,以后可不好再降,每次都得这个数!”

  秦卫宁想想也是,自己的钱虽然来的容易,但却是要干事业的,还是能省则省,便说道:“那你就给他们一块儿银子吧,说明白每次拉货入城我都会给他们一块儿银子。剩下那一块儿,你也别给我了,留着付车费。”

  四虎子应了一声,把银子塞进怀里,然后一挺身,双脚直接站在了地上。

  驴车没了他这一载重,自他身后轻快的往前行了两步。

  见四虎子小跑着奔向门兵那里,并很快与他们谈笑起来,秦卫宁扭回头,继续坐在车尾处想事情。

  他这次没有拦阻四虎子,甚至还大方的让对方跟门兵们许诺以后的好处,主要是为了减少些麻烦。

  昨天他还想着在别的城门拉货入城,但路上四虎子跟他说,各处守城门的门兵都是这个样子,不管从哪走,只要是带货,门兵们都要吃拿卡要。

  而且别的城门处的门兵四虎子都不认识,索要的好处恐怕会更多。

  少爷你的货不是从正路上来的,没有缴税证明。

  虽然能一路到达南京城的货物,门兵们都不怎么查这个,可只要查了,不但货要被扣押,人也得抓起来。

  因此还是走这处城门保险些。

  万一有什么事,他四虎子起码能跟这里的门兵们说得上话……

  既然是这样,秦卫宁就也认头了。

  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可小鬼容易打发,他现在又有钱。

  而阎王那个层次的人物,显然不是仅凭着钱就能摆平的。

  所以还是不惹什么大麻烦为好,免得自己见了阎王。

  现在花点钱就花点钱罢……

  其实初入南京城时与门兵发生冲突,有一部分原因还真就是让钱给闹的。

  钱是王八蛋,但王八蛋能平事。

  连王八蛋都没有的人,面对权利侵犯,很多时候都只能变得不可理喻。

  蛮横,是穷人保护自己利益的最后手段嘛……

  另一方面来说,秦卫宁是真看不上这些门兵,他实在是对他们的行为感到丢人败兴。

  不过是个门兵,有点儿小小的权力,吃相就这么难看。

  这要是当了朝廷大员,那还不得把国库搬空了?

  话说……自己来这的两天里,还没遇到能让自己看得上的人呢。

  黄宗羲、顾炎武、复社四公子、孙传庭、洪承畴、皇太极、多尔衮……

  柳如是、顾横波、陈圆圆、董小宛、寇白门……

  这些在正史野史里留下姓名的人物啊。

  你们都在哪里?

  真想早点儿见到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