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在明末屠龙 > 第三十七章 卖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全套加茶水所制作成的圆球,色如琥珀,形如水信。

  在阳光下,也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美感。

  胡卖婆的两手捏搓着它,软软的形状,不断变化,看着很好玩的样子。

  她身旁的陆卖婆面带迟疑,向秦卫宁试探着问道:“姜少爷,这难道是西洋人装水用的水袋?”

  秦卫宁摇头,坦言道:“不是呀,这叫安全套,是男女结合时避孕用的。相当于你们年轻的时候,所用过的那些鱼泡,羊肠……”

  秦卫宁也不知道卖婆是否避孕,又是否会用那么恶心的东西,此刻只是信口胡诌。

  但他话没说完,就被“哎呀!”一声给打断了。

  却是正玩得开心,甚至都泛起一点童趣儿的胡卖婆。

  此刻突然间丑容失色,像捧着烫手山芋一样,一把扔掉了手里的圆球。

  捂着已涨得通红的老脸,惊叫起来,“原来是往那话儿上带的!少爷何故拿此物戏来耍婆子?”

  鼻子上长雀斑的杨卖婆也直跺脚。

  好像是气的,但屁股却没离开石凳。

  只听她嘴里埋怨道:“说句实话,我们的岁数可都能当你奶奶了!”

  陆卖婆倒比另两位老姐妹强点儿,只忙着去拍胡卖婆的背,又去劝杨卖婆消消气儿。

  间或还冲秦卫宁伸了伸指头,“你说说你!你说说你……不学好!”

  四虎子的圆脸,憋的通红。

  大圆眼睛瞅着砸在石桌上,颠簸不破,兀自颤抖的圆球。

  最终还是一个没忍住,哈哈哈,笑出了猪叫声,笑弯了大粗腰。

  “闭嘴!闭嘴!闭嘴!”

  秦卫宁拍打着石桌,不满的叫道:“都别说了!这有什么?那姓胡的,你要捂脸就全给捂上,还露着两条手指缝看什么看?”

  不屑的指责了她们几句,秦卫宁最后说道:“我可知道你们是什么货色!谈生意你们就好好谈生意,千万别给我这儿装什么良家妇女,你们不是那种人。”

  ‘卖婆,原是自别郡而来,一年到头也见不上几个。

  近年,小民之家妇女,稍可外出者,便称卖婆。

  她们走家串户,或兑换金银首饰,或贩卖包帕花线,或包揽做面篦头,或假充喜娘説合,或给奸夫**当中间人……只要能赚钱,什么事她们都敢干!

  而且她们俏其梳妆,洁其服饰,巧其言笑,入内勾引,百计宣淫,真风教之所不容也,真不是东西也……’

  以上一段话,是明代人范濂,在其著作《云间据目抄·记风俗》中所说的。

  秦卫宁在大学图书馆看过这书。

  另外,在后世家喻户晓的《水浒传》里,那位促使西门庆跟潘金莲成其好事的重要角色,王婆,也是她们这行当中的一位人物字号……

  卖婆在同朝代人的文献作品、艺术创作中,都没有什么好形象,这肯定是有现实基础的。

  或许不能因此就断定,所有卖婆都不是好东西。

  但她们所从事的行当观念,亦如同千里做官只求财的蛀虫,对官场政治、当官从政的理解一般。

  这是无疑的。

  她们不遵守三从四德,深居简出的礼教约束。

  冒着被人戳脊梁骨耻笑的风险,抛头露面,走家串户,所追求的无非也就是一个钱字。

  而不管什么行业,什么人,只要是一心为钱,把钱放了在首位,甚至是当做了唯一,就不再是那么回事了……

  多少的艺术作品里面,那些好淫人妇的风流浪子,对于深居宅中的美貌妇人,之所以能够顺利的登堂入室,十个里面有九个,就是卖婆给帮着撮合的。

  因为在古代,就只有卖婆能以非家人的身份,频繁的出入人家女宅后院,而不被排斥。

  身居如此‘要职’,常常出事也就不足为怪。

  其实只要卖婆能够为人正直,不坑害别人,本能避免这些有伤风化的事情发生。

  然而可恨的是。

  卖婆居然还十分乐意干这种事。

  她们以为,只要握着偷情之人的把柄,就尽可以做一票长久的,带有勒索敲诈性质的无本买******起老老实实的带货,还要挣得多……

  她们乐意干,也有本事干。

  有才子评价卖婆在促成这种事情上的能耐,说她们:

  略施奸计,使阿罗汉抱住比丘尼;

  才用机关,教李天王搂定鬼子母。

  甜言说诱,男如封涉也生心;

  软语调合,女似麻姑须乱性。

  藏头露尾,撺掇淑女害相思;

  送暖偷寒,调弄嫦娥偷汉子。

  ……

  能干成以上这些事的卖婆,不亏心的说,能耐真是不小。

  但那胆子,也真是包了天……

  虽然脑子里有这些文学记载,会让人对卖婆心生反感。

  但只想着正经做生意的秦卫宁,却并不排斥眼前的三个老年妇女。

  反而是把本认为在古代不会很好卖的安全套,给早早的拿了出来,指望她们能带到妓院里去推销推销。

  先前跟蓝星的商谈中,双方都觉得可以消化掉那一集装箱安全套的地方,也就只能是烟花柳巷。

  在生孩子的数量,能直接决定妇女家庭地位的古代。

  除了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妓女之外,恐怕也再没哪个女人会有避孕的荒唐需求了。

  就是身边的素云,她与另外三个通房丫鬟,跟少爷姜耀祖玩了那么久,本来也是能怀孕的。

  这么年轻,也该怀孕。

  她们亦盼着能给姜耀祖生个一儿半女,而借此把丫鬟的身份升格为妾室。

  未能如愿,只因老夫人不希望自己的第一位孙子或孙女,是从她们这些地位低贱的奴婢身上所产。

  所以老夫人就一直派人暗中盯着,每次儿子完事,都会要求陪他的丫鬟喝两碗含了朱砂的汤药。

  来南京后,老夫人还曾不知好歹的跟素云解释过,说:

  当时我那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倘若你们生了女胎也就算了。

  若生了男胎,那可就直接涉及到姜家家产的未来继承问题上去了。

  将来跟耀祖门当户对的正妻一来,能容得下?

  不是孩子死,就是你们当娘的死,甚或是母子一起死……

  我不是唬你,你想想,咱家里哪个跟老爷私通,最后还怀了身孕,瞒着不让我知道的婢子有了好下场?

  你不会真以为某某婢子是因为某某原因投了井吧?

  不会真以为某某婢子是因为某某原因悬了梁吧?

  不会真以为……

  ……

  不至于,不至于……

  那都是借口,就算是真有那些原因,那也都是小错,不值当的赔条命……

  都是我让人干的!

  但我是为了自己吗?

  不是,我是为了你的少爷,为了耀祖。

  你永远不要怀疑,一位明媒正娶的妻子,会为了儿子将来的家产,不被别人分去哪怕一个铜板,而能下出多大的决心与狠心……

  ……

  凉棚下,秦卫宁喝了口凉茶,驱驱夏日火气。

  然后他对卖婆们直言相告,说这安全套的目标客户在妓院。

  胡卖婆把捂在脸上,却并不能盖住她两只杏眼的小胖手放了下来。

  她直勾勾的望着石桌上的圆球,若有所思的说道:“也没摔破,倒是结实,而且也挺薄的,确实可以拿去给旧院里的姐儿们看看。”

  旧院,是南京城内的红灯区,为妓女丛聚之所。

  另外两个卖婆,被秦卫宁戳破脸面之后也不再装了。

  爽快的拿起她们还未碰过的圆球,各自揉捏了一阵儿,向秦卫宁问道:

  “即是避孕之用,为何叫安全套?”

  秦卫宁解释道:“除了避孕之外,它还可以让使用之人不被染上花柳、梅毒大疮等恶疾。

  相比喝药避孕,它对女子的身体也没有损害,不会造成从良之后也不能生育的结果。因此,安全胜于避孕。”

  “啧啧啧……西洋人可真是能耐,把这腌臜之物也都琢磨出花来了……”

  胡卖婆连声赞叹。

  忽然地,她眉头一皱,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问道:“这个安全套,可以重复使用吗?”

  看安全套做的精细。

  听秦卫宁说,其好处也不少。

  想来价格不会太低。

  可旧院当中,除了九层塔尖儿上的那么几位有数的清倌人之外。

  剩下的妓女们。

  在内,要被老鸨、龟公盘剥欺压。

  想接个贵客,提提身价儿,还得拿钱贿赂清倌人引荐。

  在外,要不断的孝敬黑白两道,经常性的无偿陪这种客人睡,陪这种客人的朋友睡,陪这种客人的朋友的朋友睡……

  整天穿金戴银,花枝招展,看着风光,其实内里真正有钱的并没有多少。

  若安全套价格太高,又不经用,想来不会有多少姐儿,会愿意抛弃廉价的传统工具,而改用上洋货。

  “这……”

  秦卫宁思索了一下。

  随即想到在物质匮乏,按需分配的一段短暂时期内,中国夫妻也确实重复使用过这种东西。

  但那好像还得用上滑石粉,凡士林才行……这年代……

  算了,不管了,让妓院自己想办法发挥创造吧。

  他点头说道:“可以,只要没破洞就可以。不过每次用完,一定要清洗干净才行呀。”

  上午的时光缓缓流逝,白云悠悠荡荡的飘在天空。

  不知哪里,响起了阵阵尖锐的知了声?

  只是远远传来,并未让小院里的众人感到心烦。

  谈话依然在继续。

  可在这时,有人悄无声息的顺着敞开的院门,往里面探了探头。

  然后,又不声不响的迈步走了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