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在明末屠龙 > 第二十七章 贪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哈……”

  长长的一个哈欠打过之后,困意也随着席卷上来。

  依旧有许多只言片语在脑子里面晃来晃去,但秦卫宁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已不适合再将它们整理成文了。

  他从裤兜的香烟盒里掏出一支烟,在即将燃尽的蜡烛火苗上引着,同时拿起桌上的智能手表按了一下。

  已经夜里十一点了……

  秦卫宁有些无语。

  他是从八点多开始写的。

  而这篇文章,仅是将第一部分的三子之一堪堪写完,他居然就将近用了三个小时?

  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他也就释然了。

  自己要一边想一边写,用的还是不怎么习惯的毛笔,慢点儿也属正常。

  今晚就这样吧……反正印报纸的事儿,对自己来说也并不急于一时。

  没有按时交稿的压力,亦不指着写文章挣钱吃饭,分为几天将其完成即可。

  把写好的文章用镇纸压住,带上手表,借着油灯和蜡烛的光亮,秦卫宁起身在屋子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他把包袱打开,将里面的产品随便堆在桌子上。

  然后又把身上的衬衣,裤子脱下,同西服外套一并叠好。

  想着明天让素云都浆洗一遍之后,这三件现代衣服,就该和自己的腰带与钱包一同封存起来,当做压箱底儿的念想了。

  “不继续写了?”

  通过摄像头一直关注着,或者说是监视着他这边的蓝星,见他像是要准备睡觉,便开口问道。

  “对啊,人类不能连续工作,到了晚上是要休息的。”

  秦卫宁说着将油灯吹灭,借着蜡烛最后的光亮,身子慢慢爬上了不远处的床铺。

  这不同寻常的一天忙碌下来,他也觉得很累了。

  夏天的深夜里,外面的空气没了日间烈阳的照射,变得不再那么燥热。

  可只有一扇窗户透气的东厢房内,这会儿也并不怎么凉爽。

  躺在软和褥子上的秦卫宁,便没盖被子。

  但为了不让偶尔嗡嗡飞过来的蚊蝇叮咬,他的身子也没有光着。

  除了内裤和袜子,以及,可以预见在将来的日子里不会轻易离身的智能手表之外。

  他还从素云拿来的一套衣帽内,翻出了一身棉质的,应该是古代服饰中,所贴身穿着的中衣给换上了,当做睡衣。

  因为不用干活出力,古代有钱人的服饰都是宽袍大袖,并不讲究修身和塑形。

  所以秦卫宁穿着别人的衣服,虽然说不上正好合适,但也感觉不到太紧或是太松。

  身体越发的疲惫,走了许多路程的腿脚刚不再那么难受,一直抬着写字的胳膊与握笔的手指却又酸痛起来……

  桌上的蜡烛头儿终于燃尽。

  带着火星的烛芯闪了两闪,升起一股细细的白烟之后,便熄灭于还有浅浅一层蜡油的青色小瓷盏里。

  黑暗中,秦卫宁枕着压住手枪的布枕头,辗转反侧,不断地烙烧饼。

  眼睛好几次闭上又睁开,眸子一直光亮有神采。

  身子虽然累,但之前写文章所引起的脑力剧烈活动,让他并不那么好入眠。

  不想数羊玩儿的秦卫宁,摸索着又点上了一支烟。

  在吞云吐雾中,他跟不知疲倦,不用睡觉的蓝星聊起了天。

  “我写的文章怎么呀?”

  “字吗?丑死了……”

  秦卫宁哼了一声,“你知道我不是在问你这个。”

  “你是说你的观点啊?”

  耳道里,蓝星明知故问。

  等了一会儿之后,它才肯定道:“不错。到底是给小学生教历史的,脑子里对明朝的历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为将来省去了很多麻烦。”

  如果秦卫宁不是支教教师,不是教历史的,没有这一身份所应具备的必要知识。

  那从头学起这个时代的历史,和对原历史事件的走向,以及造成那种走向的原因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的话,对于蓝星而言,真的将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蓝星现在都有些庆幸了。

  它继续说道:“最难得可贵的是,我看你写的文章,是有把皇明的一切问题,都归咎到它内部的利益集团……也就是它们贪污腐败的苗头上。这与我的看法差不多。想来,我们在日后的共事过程中,是不会出现较大分歧的。”

  “你也认为大明亡国,是由于它的利益集团贪污腐败?”

  听蓝星认同自己的观点,秦卫宁并没有骄傲自满,而是反问起来:

  “会不会太简单了呢?当然,小国亡于外,大国亡于内。古中国大一统朝代之灭亡,都是由于内部原因,这一点我是坚信的。因为很多时候,不是它们的敌人有多强,而是他们烂掉了。”

  一个器官衰竭的垂死病人,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那么即使武装到牙齿,也不可能打过一个拿着木棒石头的幼龄儿童。

  因为力气小,武器差,幼龄儿童或许要打很多下才能打死对方,但总归会打死,这是一定的。

  所以在秦卫宁的认知里,金灭辽宋,满清灭皇明,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野蛮征服文明。

  而是新生的,有活力的一方,取代了垂死的,病入膏肓的另一方。

  但那导致器官衰竭的病因,就只是贪污腐败吗?

  秦卫宁在写文章的时候,一心都是为了往利益集团身上扣锅,反正他们虱子多了不咬,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锅大点儿无所谓。

  可对外宣传是一回事,内部意见又是另一回事。

  宣传自然可以夸大。

  但正确看待问题的清醒与理智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此时跟蓝星商量到这一步时,扣锅的手也有些不稳。

  只听蓝星说道:“是有些简单,简单是因为说的太具体了。但我们不要讲贪污腐败,只讲贪与腐这两点,就不会再有问题。”

  “贪,可以是贪生怕死。腐,也包含着腐化堕落。通过对后世的一句名言‘反腐则亡党,不反则亡国’的深刻体会,我们就可以知道,管理阶层的贪腐,对于政权的存在和国家的兴衰,时时刻刻都起着决定性的影响。”

  “著名的历史周期律,就是一部一次次反贪腐,最终一次次彻底失败的历史总概括。”

  “一个国家本该有的东西,没有了,被贪掉了,那就一定会在某些时刻出现严重问题!皇明不光是兵,还有钱,还有朝廷对基层的组织力,掌控力……这些全部都被它的利益集团给偷走了……一个公司,如果里面的员工人人都偷手的话,那都要倒闭,更何况一个国家?”

  “如果你对明末问题的了解还有隔膜,其实可以拿离你最近的清末时期对比参照一下,它们很像。除了洋人不跟满清一样非要殖民皇明,它们的模板几乎就是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