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在明末屠龙 > 第十三章 这也配叫少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世上的事情,都有因果。

  并不会存在无缘无故的骗与被骗。

  秦卫宁觉得,这叫四虎子的男人如果是骗子。

  在自己身上能有所图的,也就是自己背着的那一大包现代产品了。

  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不大可能是要把自己骗去了弄死。

  毕竟这个时代,并不具备倒卖身体器官的技术。

  但如果是白莲教之类的邪祟,要割人体器官炼制恐怖丹药?又或是奸人挑自己这样个儿大的去做鸵鸟肉贩卖?

  那上面那句话,就当自己没说。

  四虎子生了气,可脚下没停步,板着脸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行,我不管了还不行吗?咱们赶紧回家。”

  被一个陌生男人拉着往对方家里去,说实话,还是有点儿让秦卫宁觉得心慌与害怕的。

  谁知道对方拉自己过去要干什么呢?

  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少爷了?

  若不是蓝星一直在劝自己过去看看,若无危险,能混个本地身份最好。

  最主要的是自己腰里别着手枪!

  这给了自己强大的安全感,不然自己早就跟这个四虎子闹将起来,把对方赶跑了。

  凭着手枪带来的底气,对方家里哪怕是龙潭虎穴,他秦卫宁也敢闯一闯。

  呵……少爷?

  锦衣玉食,家里有好多下人伺候,住的是好几进的大宅子……

  大半天除了牛油果之外什么都没吃,秦卫宁饿的不能说是前胸贴后背,但肚子里也早已饥肠辘辘,十分想吃点儿油腻的肉食。

  炖肘子就不错。

  能被叫做少爷的人家,应该早已实现猪肉自由了吧?

  行了!

  自己到那里之后先点菜,吃完再说其它。

  要说对方的家可离城门够远的,两人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在一处偏僻的小宅子门前停下。

  秦卫宁随着四虎子进入宅门,只一打量,院子里的布局便一览无余落入他眼中。

  院子中有一间正屋。

  两间厢房。

  正屋前植着一颗茂盛地石榴树。

  石榴树旁的有个大水缸,和一套石桌石凳。

  石桌石凳之上,是挂着葡萄藤的木架所搭起来的凉棚。

  房子都挺不错的,院子也收拾的干净,甚至可以说有点雅趣,但也与秦卫宁之前所想象的样子大为不同。

  这分明就是一小家小户的宅院,这种家庭里的二代,也能被叫做少爷?

  是了。

  要真是什么大户人家,刚才那些门兵也不能那样不给四虎子面子。

  四虎子没出现时,门兵们虽怒火中烧,看着就跟马上要咬人似的,但终究没敢对自己动手。

  可四虎子一来,让门兵们误以为自己是对方家的少爷,结果马上就动手了。

  唉……

  炖肘子是甭想了……

  一厢情愿落空,秦卫宁心中失望地连连叹气。

  皇朝末世,利益集团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好过。

  普通地主家,也没有换猪肉的余粮啊。

  “老夫人!老夫人!你看我把谁给带回来了!?”

  估计是为了向主人邀功讨赏,脚才一迈进院子,四虎子就激动的大喊起来……

  在秦卫宁被动的到达了四虎子为他选择的目的地时。

  为了避开凶神恶煞的马军,而随百姓一起逃进城中的门兵们,这会儿也才刚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

  之所以离开这么久,主要是叫做蒋小乙的矮胖门兵,在逃跑时,被同伴拿错了姿势的红缨枪绊倒在地。

  然后又被不知哪些个王八蛋,一顿乱跺,差点给他踩冒了泡儿。

  饶是蒋小乙身肥体壮,没有伤筋断骨,但也受了很大的皮肉之苦,体型都仿佛被踩胖了一圈儿。

  也是他危险之中爆发了体能潜力。

  在被人踩过后,他一咬牙一较劲儿,身体匍匐着向前冲,竟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不然的话,他若被紧跟而来的,钉了铁掌的马蹄子给踏中,那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此刻,他的身上已经涂满了在城内药铺中讹来的跌打药酒,胖脸上也贴了几副同样是讹来的小贴狗皮膏药,正模样滑稽的被同伴们架着往城门处走。

  不是他蒋小乙不想回家休息,他也疼。

  他心里也根本就没有过什么爱岗敬业的精神。

  他之所以受了伤还要坚持上岗,主要是他割舍不下从农民兄弟们那里得来的那些孝敬。

  别看他们哥几个平时都油腔滑调的没有个样子,但互相之间也是有不成文的规矩的。

  一天当中,他们收上来的东西虽是按人头平分,但前提是你得来,你不来就没有。

  蒋小乙虽然在城门口已经守了上半天,可要是下午不在,那也就对不起了,没有。

  别想着让同伴把属于他的那份儿给捎带回去,那么点子东西,哥几个还不够分呢?

  “哟,打仗去了这是?”

  门兵们久未见过的顶头上司,一个身材消瘦的门官,不知何时已等在了城门口,正叉腰看着他们冷笑。

  “你蒋小乙给我说说,你这是血战清鞑子去了?还是剿灭张献忠去了?”

  “头儿,您说笑了。抚宁侯的车马冲撞城门,小的躲闪不及,受了点儿小伤。”

  蒋小乙带着同伴们,先给门官见了礼,又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原因。

  “受了点儿小伤?你还知道你这是受了点儿小伤!你要是死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也能放下身份到你家吃碗大锅菜。”

  门官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阴阳怪气的戏虐道:“可你就受了点儿小伤,你们就不看城门了?你们离开的这段儿时间里,跑进去了多少乞丐你们知道吗?”

  “忧国忧民的诸位大人……”

  门官冲着脸侧拱了拱手,拿腔作势道:

  “忧国忧民的诸位大人,要是看见满街都是乞丐,心里得多难受?多悲伤?啊?你们这是严重的玩忽职守!我做主,扣你们半年的饷,以示小惩。”

  被训的抬不起头来的门兵们,听到要扣银子,马上便纷纷扯着嗓子求饶。

  “不能这样啊头儿!”

  “去年当了一年的差,就只领了三个月的饷,今年再扣六个月,我们可就活不下去了。”

  “是啊,谁家不是要养老的,还要照顾小的?头儿,体谅体谅吧,说说就得了。”

  ……

  “我们哥几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守在城门口,就这一会儿没在,还是事出有因。

  可头儿您几乎天天都泡在窑子和赌局里,就这一会儿来了,就说我们玩忽职守,这话可不合适了呀头儿!”

  蒋小乙身上有伤,仗着心里的这份儿委屈,对门官说话也开始没上没下了一些。

  在他想来,我蒋小乙为守城大业出过力、受过伤,够尽忠的啦。

  如今坚持带伤上岗,还要怎样?

  而头儿你那么说我蒋小乙,也忒损人了些……

  门官一瞪眼珠子,被酒色掏空的脸上愤怒至极,他挨个儿指着门兵们的鼻子骂道:

  “什么她娘的合适不合适!就扣你们半年饷,爱干干,不干滚!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

  你!你!你!也包括你!也包括你!你们还真指着月饷吃饭?那他娘的早就饿死了。

  说吧,今天你们收了多少?孝敬老子点儿。”

  门兵们顿时醒悟过来,感情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门官,是过来要钱的啊!

  准是没有嫖资,或者是又欠了赌局子的烂帐了。

  “就收了点儿青菜萝卜,头儿你愿意要,你就都拿走,我们还能给你送家去。”

  蒋小乙不忿的说道。

  “去你娘的!谁要那玩意儿,拿钱!快点儿拿钱!”

  门官伸手索要,见这帮小子不应声,直接就上手去翻,形状有如土匪。

  别的门兵倒光棍的很,就站在那里让他翻,反正他们身上除了跳蚤与泥垢之外,镚子儿皆无,就当让门官给挠痒痒了。

  蒋小乙可往后躲了去。

  他在四虎子手上收了点儿钱,哥几个见这些人里就他受了伤,便允许他把钱独自吞了,回去买点儿肉吃,补补身子。

  那些钱就装在他的怀里,他可不敢让门官搜身。

  门官是多精明的人?

  一眼就看出谁身上有货,谁身上没货了。

  他赶将两步,逮住连连躲闪的蒋小乙,不由分说,先扇了这小子两巴掌。

  把这小子打蒙了,才红着眼睛再度翻找起来。

  等将对方怀里藏着的那点儿钱全抢到自己手里之后,门官掂了掂分量,叮当乱响,骂了句:“德行!给你脸了!”

  然后便扬长而去。

  只留下再添新伤,鼻孔流血的蒋小乙,和其它面面相觑的门兵,站在城门洞子里傻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