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在明末屠龙 > 第九章 门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卫宁以引人侧目的衣着与发型,随着进城的人流,缓缓踱步到了高大的城门处。

  城门底下。

  几个门兵装扮的汉子,怀里抱着枪头锈蚀,枪杆弯曲开裂的红缨枪,跟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地痞混混一般,或蹲或站,没个样子。

  他们时而低声说笑,时而把眼睛瞄向进城的行人,尤其是带着货物的贩夫走卒,就更是要多瞅两眼。

  这两眼瞅下去,可了不得。

  只要人家挑着背着的东西让他们看上了眼,他们就直接拦住人家,开口索要。

  人家要是不给就别想进城。

  要是给了……白拿吗?

  白拿!

  他们自然是不会给人家付钱的。

  这个时代的人,有点权力就得多占便宜,就得吃拿卡要。

  门兵们虽然只有看守城门的权力,或者说是责任,但其行径,比后世某些当上城管的临时工还要可恶。

  话又说回来,在后世那样的文明环境当中,临时工城管还都嚣张跋扈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拳打老太婆,腿踢小幼童,两脚离地,蹦起来往摆摊妇女的脑袋上跺……

  现在的门兵白拿小贩们一点货物,那还叫个事儿吗?

  当然,真正有钱的商贾或大商号的伙计,门兵们也不敢拦。

  因为人家给好处也是给门官,与他们这些下等丘八过不上话。

  他们能拦的,就是那些进城卖土产的农夫。

  鸡蛋、大米、青菜、干柴……

  只要是能吃能用的,打他们眼前过,总得留下点来,这是规矩。

  一个肥头大耳的门兵,从一个菜农背上的箩筐里,掏出几根顶花带刺的翠绿黄瓜,说了句‘挺鲜啊’,便拿去给同伴们分食。

  习以为常的菜农一句话也没说,默默低头往城里去了。

  此时,秦卫宁已经走到了近前,他厌恶的往那些门兵身上看去。

  肥头大耳的门兵也正好嚼着黄瓜,漫不经心的往他这边瞅过来。

  双目对视。

  门兵把手里的半截黄瓜冲秦卫宁一指,喊道:“站住,说你呢,你背的是什么啊?”

  秦卫宁挺了挺腰,感受到腹部的坚硬,嘴角一撇,挑衅道:“你管我背的是什么?”

  “哟嚎~”

  门兵们顿时如一群受到挑衅的斗鸡,一个个横眉瞪眼,持着红缨枪就围了上来。

  城门处,往来的人流为之一顿。

  离得近些的百姓连忙远远躲开,给蛮横的门兵,和形象扎眼的秦卫宁让出了好大一块儿空地……

  王五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左手拿着女儿吃剩的大半个不知名果子,按女儿的嘱托,要带回去给自己媳妇和另一对儿女尝尝味道。

  右手,则紧紧的握着卖掉女儿所得的五两银子。

  他心里很不好受,直骂这是什么狗屁世道?

  一个十三岁,什么都能做得的姑娘,居然只卖了五两银子?

  要知道,以往连六七岁的小丫头,几乎什么都不会干,也是能卖五两银子的。

  可按买主的话来讲,就这五两银子还是算多给自己了。

  不信?

  不信你可以问问管你们这片儿的里长啊,让他给你说说这两年间女童的市场平均价位。

  比起我的出价来,绝对是只低不高……

  要说五两银子也确实不算少,在以前是能买好多东西的。

  但王五不需要好多东西,他只需要糊口活人的粮食。

  可照如今节节攀升的粮价来看,这五两银子只将够买两石糙米的。

  自己家除去被卖掉的大女儿,还有三大两小五口人,就是省着吃,也撑不过四个月。

  四个月之后呢?

  王五简直不敢往下想。

  为了把对未来的恐惧暂时抛却,他心中只得又挂念起刚刚分别没一会儿的女儿来。

  好使自己心里不至于没着没落的。

  他女儿的归宿,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是被城里经营什么牙香筹的掌柜给买去了。

  女儿在商铺里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就要跟着老伙计们一起做刷牙子和牙粉去卖。

  听那掌柜说,他那里的活儿多的干不完,起早贪黑,累肯定累,但总归是有口饭吃。

  这个年月,只要能有口饭吃,累算什么呢?

  要不是为图省事儿,想买个能一气儿做二三十年的女工,我都不愿意花这个钱。

  你信不信,只要我喊一嗓子说我铺子里给伙计管饭,就是这南京城里,也有大把的闲人和穷人愿意到我这来做活儿……

  他跟那掌柜再三确认了对方的商铺位置,想着以后要是日子过得下去了,就去看看女儿,给女儿带两块她最爱吃的桂花糕什么的。

  不知怎的,他眼里就又不争气的流下泪来。

  王五用手指去抹,他的大拇指指肚上,还残留着在里长那边跟掌柜签女儿的卖身契时,所粘染上的印泥,鲜红鲜红的。

  抹了几下,他的眼睑也红了。

  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心神不定的王五与人撞了个满怀。

  “哎!我的药!”那人大声嚎叫起来。

  慌张的弯下腰去地上捡着什么。

  王五倒退一步,定睛仔细看了看,那人在地上捡起了两个纸包,其中一个纸包已经散开了,黑白相间的药渣洒了一地。

  王五本没想搭话,他怕那人讹自己一把,攥银子的手不由又握紧了几分。

  迈步想绕过对方离开时,他却又停了下来。

  “四虎子?”

  王五叫了一声。

  那人把药渣连着尘土胡乱的捧进纸包里,听人叫起自己的名字,这才抬头好好看了一眼身前的男人。

  “五哥?”叫做四虎子的男人也喊了一声。

  王五连忙将对方给一把拉起,“怎么是你啊?你这是……”

  看着四虎子手里的纸包,“又给你家那老夫人来抓药?”

  四虎子是城里一户人家的家仆,他家的老夫人身子一直不好,是个药罐子。

  家里也没什么钱了,为图便宜,舍不得在城里的大药铺抓药,只常常让四虎子到这穷人们住的地方来买。

  “是啊!”

  四虎子面带悲怆,着急的跺了下脚,“老夫人怕是要撑不住了,我得赶紧回去!”

  “那你快去。”

  一听是对方主家人命关天的事情,王五连忙让开了身子。

  “哎哎……”

  四虎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望着对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远,王五边摇头叹气,边往家的方向走。

  他认识四虎子两年多了。

  这两年里,除了自己去城里卖粮食蔬菜的当口儿,会偶尔找对方帮帮忙。

  两人其它时候的见面,就都是在对方出来买药时偶尔碰见的。

  认识了两年,四虎子为主家的老夫人便买了两年的药,现在,那老夫人是要快死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