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从武侠剧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姐姐导演,园园探班

第一百七十七章 姐姐导演,园园探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鹅妹惊!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来用言语表达了!”

  “这,这还真有些大片的样子嘛。”

  无论是葛陆明还是蔡怡侬,他们看完这段《丽人行》之后,都交口称赞,那手都要拍红了。

  其实,就这一段舞蹈而言,王誉要表现的就是大唐盛世的最后荣光。

  当然了,他自己给了许多的建议,但也只是建议,真让他上来跳,那是万万不行的。

  这些细节也就不用在意了,总之现在拍完了,效果还挺好。

  葛陆明已经完全确定,这次投资的钱绝对都是被很好的利用了,至少他回去向董事局汇报的时候,绝对没问题。

  而蔡怡侬更多的则是后悔,她应该老早就过来,能不能插一脚才对。

  可眼下……还是想办法去搞定华宜那两个家伙,看看能不能从中分一杯羹。

  这两人都莫名的很满意,走的时候就高高兴兴的。

  如此这般,还真有些让人意外。

  但对王誉而言,算是把他们俩给搞定了。

  可这场戏拍完之后呢?

  “你可真行啊。”

  “姐,你这话是怎么说呢?”

  “那个葛陆明就算了,蔡怡侬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她家可很有钱的,而且,自己的能力也很强,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二代,要是配你的话……”

  “配什么我呀?她跟我什么时候有这样关系的?”

  “哈哈……你着急了……哎,哎呦~轻点儿!”

  这不是拍完了戏,都已经散场了,可姐姐仿佛还是舍不得导演的‘位子’,她就还是坐在那导演椅上。

  所谓导演椅,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个能折叠的椅子,这种东西用途比较广泛,钓鱼的也喜欢用。

  到底有多舒服,还真说不好,可是,累了的话有人给捏捏肩膀,那肯定是极好的。

  王誉现在就是充当了一个‘手艺人’,虽然,他已经给姐姐揉过脚,也捏过腰,但是肩膀这个地方,倒是第一次尝试。

  只是现在,好像力气用的大了些。

  啪的一声,姐姐用手拍了王誉的手背,这意思就是在表达不满吧。

  “……”王誉没说话,但手上也是停了,他一个手艺人,什么时候动,什么时候停,还是能控制得住的。

  但,姐姐却悠悠的道:“怎么了?生气了?”

  “没有。”王誉摇摇头。

  姐姐不相信,“听你语气就是生气了。”

  “真的没有。”王誉这话也不是说谎,但还是把心里想的给说了,“姐,那蔡怡侬再怎么厉害,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咱们顶多是商业合作,我只不过利用她港台的关系,而她借助我手上的资源,仅此而已。那什么配不配的,我真没想过,你以后也别说这根本就没有的事情,不然,我恐怕真生气了。”

  姐姐听后,不禁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话说的,要是让人就蔡小姐听到,指不定多伤心呢。”

  话是说的伤心,可姐姐这语气吧,还有她脸上的神情,摆明了就是很高兴。

  什么情况?

  可让王誉更加在意的是姐姐那手,拍了一下之后并没与放开,而是一直在揉捏着。

  话说,这倒是也公平,以前都是自己给姐姐揉揉捏捏,现在换她了,也就还行吧。

  但是,这么一来,他就忍不住低头。

  剧组里当然都穿军大衣,别看现在天气已经热了,可也得套着,不过,现在的军大衣只是个摆设,姐姐是当成椅子的垫子在用。

  衣服就只是一件薄杉,露出精致的锁骨来。

  刚刚王誉捏的是肩膀,可距离锁骨也不远。

  古人云:性感不过锁骨。

  王誉刚刚就已经体会到了,现在姐姐揉捏着自己的手,竟然往那里牵引着。

  如此,甚至有从领口探入之势!

  “姐,咱们还是说说话,就这部电影,我想的是……”

  王誉就想找个话题,手上的事儿先放放。

  可是,姐姐却没有松手,反而是幽怨的问道:“怎么了?”

  王誉不解,“什么怎么了?”

  姐姐接着说道:“你这是偏偏喜欢园园那小的?”

  一句话,叫王誉心跳加快,如何回答才好呢?

  却听姐姐继续说道:“以前,你刚到咱家的时候,可怜的像只迷路小猫,晚上睡不着,我看着这也不行啊,就抱着你一起睡,你呀,还真就睡着了,只不过,那头却一直扎我怀里,嘿嘿……”

  “这,这……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王誉心里其实想说的是:还有这事儿?!

  好吧,这真的是原主的问题,跟他这个穿越者没关系。

  但是,王誉万万没想到姐姐接下来是这么说的。

  “哎。”先是叹了口气,然后,颇为无奈的说道:“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吧,我那时也不大,所以,现在你就喜欢小的了。”

  这是什么大小?

  年龄吗?

  王誉很想叫住姐姐,别在继续踩油门了,你也挂挂挡。

  可一时之间……等一下,自己的手已经碰到沟了。

  姐姐这是因为小时候给王誉这个弟弟造成的‘心理创伤’,现在在做治疗?

  “这么怕的吗?”姐姐的语调里,已经是充满了调戏加挑逗的味道。

  王誉很想说一句,谁怕谁,然后就体会一下姐姐是否成长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

  “哎呀!我滴哥!你还没走啊!”

  这标准的东北话,还大大咧咧的样子,不是沙易还能是谁?

  王誉赶紧回头,“你怎么来了呢?”

  一脸斥责的态度,可沙易这家伙依旧舔着脸过来亲热。

  “这不是来找你要角色嘛,咱们锤子影视这么大的制作,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沙易这态度也真够可以的,但是他说咱们锤子影视,这显然没把自己当外人。

  话说,他之前还是体制内,那现在的情况是……

  “想加入?”

  “这还用说?但我那边得办手续。”

  王誉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当然了,眼下他的那手,自然早就抽回来了。

  “我说老白,你这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姐姐这话实在是有许多玄妙,但倒也说了一个关键,“你想要角色,这部可是拍唐朝的戏,哪个角色适合你呀?”

  这说的是有道理的,而且,其中有一处关键。

  王誉马上提了起来,“你得收了东北话这才行,要不然容易出戏。”

  哪里想到,老白沙易这家伙竟然哈哈一笑,“那角色我早就找到了。”

  “啊?”王誉跟姐姐都很糊涂。

  “李泌!”沙易笑道:“他是东北人!咱们辽宁的。”

  话说,沙易是吉林的,但东北向来不分家,所以说的是自自然然理当气壮。

  王誉十分无奈,姐姐却已经笑个不停了。

  “那你可得收着点儿。”

  这个角色就定了?

  却在这时,沙易还来了一手,“我给你带来了惊喜呢!”

  什么惊喜?

  “老王,姐姐。”园园竟然也来了。

  这……

  王誉立在姐姐跟园园中间,沙易是个聪明人。

  “我先去吃口饭。”

  他走了,王誉可怎么办?

  ……

  大唐到了建中年间,安史之乱已经平定,但还说不上安居乐业。

  这一日,长安传来了一个喜讯。

  高僧悟空从天竺回来了。

  一时之间,长安又热闹了起来。

  只是,悟空去觐见了皇帝之后,便愁眉不展。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大师,你是说安西军还在?”

  “李大人,贫僧归国途中,一路上看到北庭依旧有我大唐旗号,西州城,龟兹城,虽补给不足,但兵马雄壮,胡人不敢来犯。”

  “竟然如此!”

  “正是如此。”

  “那么……大师是想……”

  “李大人,许多事不应该是贫僧说的,但贫僧虽然天资鲁钝,但也看的出来,圣上并不想支援北庭。”

  “哎~”

  悟空所讲都是实情,这位李大人就是当今朝廷重臣李泌。

  那么,对千里之外的孤军,就只有一声叹息吗?

  ……

  可能是王誉有些想多了,园园过来探班,姐姐跟她很快就聊在了一处,没多久更是有丫丫跟菲菲加入。

  她们四人就好像亲姐妹一般,弄的王誉好像才是个外人。

  还好,王誉的事情还多的很,大场面基本拍完了,但是《大唐漠北》这部戏,总不能只有大漠,只有打仗。

  文戏,这也是必须的。

  沙易的加入,其实给王誉解决了一个难题。

  按照历史记载,建中年间,也就是唐德宗,这个皇帝其实也不咋样,至少在对待安西都护府这个方面,他做的太烂了。

  口惠而实不至,就没办啥正经事,要不然,也不会有满城白发兵了。

  当然,从其他的角度来看,当时大唐国力已经衰弱,实力不允许他对外扩张。

  这些历史,暂且不去多讲,王誉需要把一个广告给丰富成电影。

  那就必须要有一个很完整的故事。

  皇帝不给军资,那怎么办?

  所以,由悟空归国引出这一段,再加上一位历史上的知名贤臣,大概就让故事丰富起来了。

  悟空这个角色,王誉干脆找了六老师过来。

  黑归黑,但也得承认,六老师的业务水平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演戏一直都是水准之上,这次出演悟空,必然会产生许多话题。

  其实,片酬也不高。

  至于李泌,王誉还是叮嘱了一番,东北话收一收,沙易也是听了,至于别的,重点在于化妆。

  李泌当时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咱们得尊重历史事实。

  现在总体来看,还不错。

  拍完了这一段,咱们这部《大唐漠北》就可以杀青了。

  只是在杀青之前,王誉接到了一个短信。

  夜深人静的大唐芙蓉园,还没有真正建成。

  拍戏结束之后,也没什么人。

  王誉一个人走在这宫殿之中,心里突突的。

  “园园,园园!”

  呼唤几声,不说壮胆,也是希望早点儿跟佳人相会。

  可惜,没什么回应,王誉不禁挠头。

  但依旧往下继续走,手电晃晃荡荡,倒是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却在走到了那《丽人行》的‘舞台’前,突然间,灯火通明。

  丽人出现,但就只有一个。

  轻纱薄杉里,娇躯若隐若现。

  王誉不禁吞了口唾沫。

  一条水袖遮住了脸,慢慢的慢慢的……竟然是园园!

  “你这是想跳舞吗?”王誉一看,根本把持不住,上去就把佳人揽入怀中。

  可园园却摁住了他的手,“我不会跳舞,你嫌弃我不?”

  这是小醋坛子又发作了?

  王誉一笑,巧妙答了一句,“我也不会跳,你不会嫌弃我吧?”

  园园被他逗笑了,手自然也松开,多日的相思就此纾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