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360章 我黑我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看时间,已是午前十一点三十五分。

  方年不多犹豫,合上电脑,边起身边说了句:“温秘,中午你替我招待小谷。”

  “好的好的。”温叶连忙应道。

  方年又看了眼谷雨:“小谷,欢迎你加入前沿。”

  已经当了半天临时工的谷雨忽然福至心灵地说了句:“谢谢方总。”

  方年嗯了声,转身离开办公室。

  耳闻方年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谷雨忽然长长呼出一口气,放松不少。

  见状,温叶故意打趣道:“但凡这些天里,你见到方总时稍微紧张一下,也不必这样。”

  “平时在社团里,不见你紧张?”谷雨呵呵一笑。

  温叶抿嘴一笑,好奇问了句:“对了,昨天下午是不是有发生什么?”

  “那个……”谷雨期期艾艾,“那个,刚好看见他一走进社团办公室就悠闲的玩手机,说他怎么那么懒;

  他拐弯抹角的说我多管闲事,我气不过就说让他好看。”

  温叶听得有趣,追问细节,然后笑出声来:“你反应真快,82属狗就能联想到狗拿耗子……”

  “难怪方总昨天下午一定要马上安排你进公司,本来我还头疼怎么安排你的。”

  说到这里,温叶眉头蹙起:“只是有点奇怪,方总怎么会轻轻放下。”

  “这还叫轻轻放下?”谷雨惊了。

  温叶反问:“你仔细想想方总有刁难你吗?”

  “让我泡了四杯茶还不……”谷雨不乐意了。

  温叶打断道:“你是秘书岗,而且第一天上班,难道让你处理合同资料?”

  谷雨哑然:“我……”

  “方总只是想喝杯茶,结果你可倒好,心神不稳,连泡三杯错的,我明明跟你说过的。”温叶叹着气道。

  身为谷雨的闺蜜,方年的秘书,温叶当然会提前跟谷雨通气,谁能想到事到临头谷雨全忘了。

  这次谷雨哑口无言。

  温叶接着又说:“我的保密合同、竞业禁止协议比你的还苛刻,你看方总在学校、社团的状态就知道,他不喜欢麻烦事。

  为了避免麻烦,用合同约束是最佳选择。”

  最后压低声音道:“另外就是你刚好碰到了方总勤奋图强的时候,今年3月份开始,方总侧重发展事业,要求比以前严格,直白一点说,是会更喜怒于色。”

  “好像是因为他女……”

  谷雨正尖着耳朵听,温叶止住话头:“反正就我所知,方总真是高高举起,今天又轻轻放下了。”

  “我还以为你要没好果子吃了。”

  谷雨不满的盯着温叶:“我看你好像很想要幸灾乐祸?”

  “要不是你‘助纣为虐’,我才不会进苦海。”

  温叶抿嘴一笑:“是是是,赶紧想想中午吃什么。”

  “那我要是想吃大餐呢?”

  从八点到现在过去的将近四小时里,谷雨经历了许多信息冲击,如今稍微放松,立马挑眉打趣。

  温叶耸耸肩,无所谓的道:“没有限制。”

  “啊?”谷雨惊了。

  温叶笑着解释:“用方总的话说,咱们前沿要是连几个员工的伙食都解决不了,那不如回家种地。”

  谷雨皱眉道:“那也得有个餐补标准吧,我也是实习过的人。”

  “没标准,方总的原话是,吃好喝好心情愉悦工作才会顺心。”

  说着,温叶看了眼谷雨。

  “所以,想吃什么随意,吃完自己填报销单,自己给自己报销。”

  “哦,对了,方总说了句,尽量讲究营养搭配。”

  谷雨听得一阵恍惚,嘴上说:“就不怕今天我故意一顿饭吃个几千上万?”

  “别的我不敢说,只要你不故意浪费,这点上百无禁忌。”温叶肯定的道。

  “行了,边走边想中午吃什么。”

  谷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就这么有钱吗?”

  “前沿只是方总的一小部分产业,眨眼奔着10个亿去了,而且方总还是贪好玩的大股东,所以我才想了三天都没想好怎么安排你。”温叶随意的说道。

  谷雨忽然反应过来:“我就说我隐约记得你一开始不是在前沿上班的。”

  刚好走出福庆大厦,温叶努努嘴:“喏,你不是经常说想去偷闲吃,这家店也是方总的,我还是名义上的店长。”

  “抱歉,是我见识太少了!”谷雨吸了口气,认真道。

  温叶又感慨了句:“得亏方总远见,要不然我们刘惜小学妹要想尽快通过志愿者选拔,就比较难办。”

  一旁的刘惜声音清弱道:“给你添麻烦了。”

  “哪有什么麻烦,这事本来就怪我。”温叶拉了拉刘惜的手臂,“你瞧你瘦的。”

  刘惜张了张嘴,没说话。

  然后温叶靠近谷雨,很小声的说道:“再告诉你个小秘密。”

  谷雨屏住呼吸尖着耳朵倾听。

  温叶再次压低了声音:“方总应该还有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产业,前几天我看到他忽然收到一笔五千多万的款子,当时就让我去买了套大别墅。

  就浦东君庭五亩大宅那个。”

  “卧槽!”谷雨惊呼出声,然后赶紧捂住嘴巴,悄声挤出一句话:“就那个户均占地五亩的那个?!”

  温叶眼皮眨了眨。

  谷雨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还好我认怂了!”

  接着谷雨忽然好奇道:“那你是怎么成为他秘书的。”

  “碰巧。”温叶不自然的道。

  谷雨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脸上写满‘我不信’三个字。

  温叶只好低声道:“你还记得去年新生报到时你跟我打得那个赌吧?”

  “啊?”谷雨眨了眨眼睛。

  温叶幽幽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进入前沿,如果不是听方总说招你进来纯粹是因为看你不顺眼,我也不会想到根本原因,毕竟像我这样的,人才市场一抓一大把,优秀个屁!”

  谷雨也跟着叹气道:“我仿佛看到了我的悲惨生活。”

  见状,温叶却笑着安慰:“习惯就好,承认自己是个废物不难的,反正待遇这么好,无非是多给方总干,我现在存款都快20万了。”

  谷雨抿抿嘴,忽然觉得自己能行,高山低谷又怎样。

  真香!

  …………

  …………

  离开前沿公司后,方年驱车前往陆家嘴。

  路上拨通了关秋荷的电话。

  “喂。”

  方年笑眯眯的道:“关总中午方便吗,想请你吃饭。”

  自打前天被关秋荷‘赶’出她家,这还是几天里,方年跟关秋荷的首次联系。

  关秋荷语气警惕起来:“方总先说什么事情,我再来决定我饿不饿。”

  方年乐了:“关总,我又不是催命鬼。”

  “你定个餐厅,我马上到了,正好红灯,给你转点东西,你看看就明白了。”

  说完方年就挂了电话,飞快的转了网页链接给到关秋荷的QQ。

  绿灯亮,方年脚下给油,十几分钟后,辉腾停在陆家嘴环球金融中心旁。

  “荷姐中午好。”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方年走到一半包卡座,满脸笑容地跟关秋荷打着招呼。

  关秋荷做了个手势:“边吃边说。”

  她已经点好了餐点。

  对于方年的口味喜好,关秋荷还是挺清楚的。

  “你是什么想法?”

  方年夹了筷子菜尝了尝,吃完后说道。

  关秋荷看了眼方年,不动声色道:“如果你只是转给我看,我会认为是这种负面消息需要好好处理;

  但你人都过来了,应该不这么简单。”

  方年讪笑了声:“荷姐,你别把我想那么腹黑,我你还不知道,心思单纯如水。”

  “好吧。”关秋荷盯着方年的眼睛,最后还是捏着鼻子认同这个观点,“方总的确心思单纯。”

  然后话锋一抓,道:“我站在你的角度想了想,然后看到了很多的机会。”

  方年循循善诱:“比如说呢。”

  “扩大黑点,引发更大的舆论关注。”关秋荷抿着嘴道。

  说着,低垂眼帘吃了口菜,补充道:“如果不是你提及,我不会想这个可能。”

  “有这么个意思,我给你转的帖子显然是一脉相承,应该还有后续。”

  方年不慌不忙的道。

  “无非是什么这种游戏也有人玩,玩物丧志,建议取缔等等。”

  闻言,关秋荷认同的点头:“反正目的是要使劲抹黑游戏。”

  方年慢条斯理道:“我们用同样的叙述方式,比如说:中国人也配做游戏。”

  “把舆论的视线引导至这款游戏不是国产的,最后黑贪好玩游戏平台,说抄袭怎么都行,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

  关秋荷看向方年,问:“目的呢?”

  “有很多个。”

  方年伸手列举。

  “再次推动正版;趁机推出公司标识与游戏平台标识;推出游戏活动;官宣融资;给剩大压力。”

  闻言,关秋荷脑子里开始思考这些目的怎么达成。

  如果抹黑,怎么能洗白呢?

  接着就想到了游戏活动会让很多黑评不攻自破。

  然后是想到了方年经常挂在嘴上的‘共赢’。

  想到这里,关秋荷斟酌着说道:“如果要达成这些目的,光是一些帖子,影响力应该不够,没法引爆全民关注。”

  方年欣然点头:“帖子的影响力当然不行。”

  “具体得你想办法操作,让各大微博平台的影响力大V们、公知们都来抹黑,他们不懂没关系,要的就是他们似是而非的观点,要的就是他们硬黑。”

  “甚至我们可以送一些观点给他们用。”

  “比如:我的世界就是一个像素块游戏。

  比如:捆绑销售是原罪。

  比如:抵制洋货人人有责。”

  “……”

  关秋荷听着听着,逐渐明白了方年的全部操作。

  把抹黑的主流节奏完全掌控在贪好玩手上,回击的时候再次轻而易举的引领舆论,使之对贪好玩有利,就很棒。

  “那要怎么能给剩大游戏很大压力,让他非去收购股份不可。”

  方年就笑:“其实也简单,官宣贪好玩的估值,适当表达贪好玩游戏平台的全球扩张战略,洋垃圾这种论调一出,也就差不多了。

  毕竟就算没有外力推动,剩大游戏也是必须要收购Eyedentity公司的。”

  顿了顿,方年似笑非笑的说了句:“其实国人的思维很有意思,代理外国产品是洋垃圾,但收购外国公司,可能就是民族英雄了。”

  关秋荷有听出这里面的意有所指,但不懂方年指的是什么。

  索性略过这点,沉吟道:“好,这些事情我来处理。”

  方年点头:“提前一天推出活动吧,要先显得我们匆匆忙忙才有看头。”

  …………

  该说不说的,关秋荷差遣人办事的效率非常高。

  午饭后,舆论就被带了起来。

  首先光是一个‘中国人也配做游戏’的观点,瞬间出圈。

  “卧槽,该怎么反驳,说他没常识吗?可是‘我的世界’明明不是国产游戏啊……”

  大多数知情人的想法就是这样。

  然后就是那帮不知情的人。

  其中自然而然会有某些活跃在微博平台的影响力大V,比如公知们。

  方年主要通过微博关注事态进展。

  “中国没有做游戏的土壤,我的世界也不是中国程序员开发出来的游戏,而且,我的世界只是个像素块游戏而已……”

  “……”

  “2010年了,我居然看到如此堂而皇之的咄咄怪事,要玩一款游戏,需要先下载一个游戏平台?”

  “……”

  “我不认为这种外国洋垃圾产品,有资格进入中国市场,荼毒我们中国的孩子。”

  “……”

  “居然还会有这种直接收费的游戏,美其名曰正版?原来收费就是正版啊!”

  “……”

  给自己冠以打假名号的公知啦,收了黑钱的微博大V啦,看热闹不嫌事达的吃瓜群众啦;

  纷纷一副持键化作红尘仙,先有键盘后有天的样子,贡献热度。

  于是,看着看着,方年也跑去回复微博——新浪微博iPhone版本上个月上线后,他就下载了。

  比如:

  “我的世界是什么垃圾游戏,根本没法玩!”

  回复被多次点赞,评论也非常多。

  “一个像素游戏,看一眼都眼睛疼。”

  方年:“对!必须强烈抵制!”

  “……”

  这还不过瘾,方年又跑去另外的微博下发言:“真是咄咄怪事,我玩个游戏居然还得先下载一个平台,呵呵,捆绑销售,举报了!”

  “就这么个破东西,还是抄袭国外的,也有脸!”

  刚发出去,有人就说:“这不算吧。”

  方年:“什么不算,这就是抄袭,是赤果果的抄袭!”

  “……”

  看到有人吐槽‘我的世界’不好玩,方年飞快的回复两个字:

  “退款!”

  立马有人认同:“卧槽,感谢,已经提交退款。”

  “死不死啊,这破游戏!”

  方年:“老兄,你不玩我不玩,游戏立马关大门!”

  “……”

  ======

  破碗求订阅月票,今天最后一天,月票没清的可以清一下,今天依旧4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