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707所以女子无才便是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巅之上席卷出一股冷风,直到臧横走了都依旧存在,那种警惕且又毒辣的眼神,不需要善加思考的语气,竟然有几分像臧枳。

  臧笙歌泄气一般的垂下头,冷漠的扯了扯嘴角:“跟我回去。”

  金和银低着头,缩着肩膀,甚至还有些缓不过神,她甚至想不出来她还活着,颈口的边缘是一圈红印,贴合皮肤的地方,甚至还有臧笙歌手印的痕迹,它们透着股朱砂的红色,甚至让金和银有种窒息的感觉。

  金和银缓了好一会儿,这才低头,这声音越温柔越为她着想,她就越觉得自己傻,甚至及其不适应的平静的说了一声:“你别碰我。”

  臧笙歌与金和银平对,这才用手捏着她的下巴,而金和银却像是泥鳅一般的挣脱,她横眉冷目的看着臧笙歌:“怎么?在别人面前低三下四,在我面前还要高人一等?狐假虎威吗?”

  臧笙歌这才悠闲的笑了一声,切齿道:“金和银,你能不能不逞威风?”

  “从始至终都是你在强出头啊,甘愿为别人的杀手锏,臧笙歌你真让我恶心。”金和银甚至觉得自己的嗓子晦涩的疼,她声音沙沙的,这才往臧笙歌身边略过。

  臧笙歌把住了她的手腕,这才将她的后脑勺固定在自己的臂弯里甚至在一次对金和银施加锁喉的痛苦,他想叫金和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矜秀姒的下场,你清楚吗?”

  “小姑娘,你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我这个三哥嘛,他多疑到连我都要猜忌,会因为和矜秀姒有一个孩子就对她得过且过?”

  “我虽恨你,但终究有游戏作为约定,只要我们相敬如宾什么事情都好解决,可是呢?我这个三哥不同,杀你易如反掌。”臧笙歌倒是理由充分。

  “那我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没骂死我,没掐死我吗?”金和银低头仔细的想了一遍最终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了。

  臧笙歌难得开口:“你看你不让我动莫初,我只是将他囚禁,未曾要过他的命,就连游戏规则都是按照你的想法来的,因为这个,我没叫除了我以外的人欺负过你对吧?”

  “你我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吗?”臧笙歌低头笑了一声:“如果那样的话,你就太没有良心了。”

  金和银差点就被他的花言巧语蒙骗过去了,只是沉着脸,似乎从脑海里寻求了什么令人可耻的事情,这才不满的说道:“那所谓的抵唇之吻是什么。”

  臧笙歌有些好笑的说着:“非要我说的那么直白吗?”他扯过她的身子,这才用指腹碰着她的嘴角;“那天你一滴药液都咽不下去,为了遵守游戏规则,我自然亲力亲为了。”

  不管臧笙歌是从那种角度说明着这一切的,她的确完完整整的见到了莫初,自己险些栽在臧横的手里,也是臧笙歌那一顿骚.操作,让她暂时保住了性命。

  现在金和银已经不在在意到底是谁骗她了,就像当初以为莫初死在臧笙歌手里的时候,许木心那般情真意切,那到现在看看不过是暗地的争斗吧?

  而臧笙歌几次的出手相救,不过是因为他还没尽兴,不然八成也是他们兄弟不合。

  “我想吃东西了,不要野菜团子。”金和银开始索要吃的,就已经说明她不会再和臧笙歌闹别扭了。

  “吃烤鱼吧。”臧笙歌背着手,似乎觉得有些不够精准,这才好气的说:“改善下生活,毕竟不管是你还是我,以后只会更苦。”

  金和银那一瞬间好像和臧笙歌成了亲密的挚友,仿佛把所有隔阂都用包布遮盖起来:“原来,臧笙歌也有忌惮的东西。”

  “三哥和你对我来说都不是省油的灯,索性你,我还好把控些,三哥那边我手没那么远,自然懒得去够。”

  “偏见。”金和银傲娇的说着。

  两人步伐未停下,甚至当臧笙歌已经拐弯的时候,她还继续往前走,臧笙歌就忽然停下来,看着金和银傻呵呵的继续往前走,每每到这儿的时候,他只觉得好笑。

  于是低头笑出声来,惹得金和银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错处,然后折返回来追他。

  臧笙歌就跑,修长的身子微微的带起一丝凉风,那模样就像是精神很好的人一般。

  金和银从给臧笙歌试药的那段时间到现在不知道身体的状况是怎样的,只是要打在臧笙歌身上的时候。

  被臧笙歌把住了手腕,这才冷冰冰的看着金和银:“金和银,别得寸进尺。”

  “好,我去生火。”金和银努力的从臧笙歌几乎严肃的眼眸中抽身出来,这才搓了搓手掌去那边弯腰找东西。

  臧笙歌趁着金和银弯腰的时候,从后面抱紧了她的身体,手臂无意间的锁在她的肩膀和心口上,手指玩弄着她的衣带。

  “我去那边捞鱼。”臧笙歌指腹缠绕的衣带的时候让金和银的小腹一阵挛缩,甚至已经冷汗涔涔,哪怕现在他已经不在那么抱着她了,她仍旧感觉如初。

  臧笙歌挽袖子,这才下了水,大武山上的河水中透着股软沙,在层层的水面上行成漩涡,臧笙歌随便就捞到的鱼,这才往暗自的走上去。

  那鱼肥硕,鱼鳞质硬,嘴巴通粉,甚至就那样被臧笙歌抓着都未能来回反尾,最终它从臧笙歌的手里钻了出去,在空中扬起一阵美丽的弧度,掉在了地上。

  那鱼反白,鳞质有些花哨的在肚皮上,却还是在扑腾,两人想都没想就去抓,却同时对准鱼的尾巴。

  抓紧的时候,两人却不动声色的把手放了下去,那一刻他们心无旁骛,只是想着去抓鱼。

  臧笙歌指尖的微凉顺着点鱼的水汽和那微微有些轻腥的手还能感觉到那种滑溜溜的感觉,而在这双手的上面还贴着金和银的手心。

  瞬间升温…

  金和银收回手而时候,臧笙歌这才扯了扯耳朵:“会烤鱼吗?”

  金和银哑然,面上带着尴尬的笑容,做出了和臧笙歌一样动作的掐耳朵:“不会啊。”

  臧笙歌这取出随身携带的火筒子,弯腰去打气这才在架空的火柴堆里升起一丝冉冉的篝火。

  金和银忽然想起了和许木心在山洞的那次,鱼香的美味,含有一丝爽朗的气息,虽然简陋,但两个人惺惺相惜,便不觉得艰苦,念及此,她只是坐在了一边。

  臧笙歌一直忙碌着,他采了一些甜美的果实,用指腹掰开,只露出一丝散发着晶莹的胡核,让周围参齐不齐的果肉显得浓郁极了。

  金和银就那样侧着头看着臧笙歌,他们两个难得和平相处,她心里说不上来的平静:“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做这么多与你身份不符的东西。”

  “因为我喜欢啊。”臧笙歌苦涩的笑了一声,掰果子的手顿了顿,那段田园生活不禁让他有点想念自己的母亲。

  金和银扯了扯嘴角,心里不是滋味,却已经闻到一股馥郁的鱼香,被果子的青涩冲散的嫩,带着点山川之中的甘甜与和煦的清风。

  臧笙歌低头笑了一声,这才把鱼的硬刺抽出,软刺落在手上,给金和银送去:“尝尝。”

  “和你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感觉到你的手下留情,还请我吃鱼,真好。”金和银感觉到鱼肉的润滑,伴随着舌尖的轻卷,咽了一下口水,却把那青果的微香发散到胃里。

  臧笙歌冷笑一声,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事不关己一般,然后这才回答:“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比起我的好三哥不知道好多少倍呢?”

  金和银就那样听着他的自夸,也不反驳,只是低头若有若无的笑着,最终似噎着一般的抿了抿嘴角,将有些红润的嘴唇舔了舔,竟然带着一丝清透的光泽,甚至她只是摆了摆手:“差不多快回去了,其实好时光总是会变得很快,让人总是恋恋不舍的。”

  臧笙歌吃的很少,全都是看着她,也乐在其中,没表态,却只是挑着眉笑着:“你这是在怪我,明明想起来了,却瞒着你?”

  “你觉得呢?”金和银云淡风轻的说着,然后这才把后背往后靠了一下,在这种风景正盛的时候她说话连底气都有了。

  “要不说你只是想要救赎,世人不总说人是会变得吗?那我为什么会不告诉你,还不是我想到的全是不堪的,我想你对我怎样,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金和银心冷了:“对,所以就当我想弥补的时候,你就变成臧笙歌,你报复我没错,可是你跟臧横想要灭了北朝还是在我面前,但凡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群众我都不会阻止,可我是莫北和初辰唯一的女儿,你觉得我可能让吗?”

  臧笙歌低头笑了一声:“那你就想要你的顾拾去死吗?他有选择权吗?他不是什么圣人,却也承诺过,保全你的父母。“

  “他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你能好好配合玩游戏,可是你不配合啊。”臧笙歌手指勾着,却像什么都抓不住一样。

  “怎么配合?配合你去引诱出许木心,去威胁我的父母?然后让你们有幌子去开战,彰显你们忻州的好民风?”金和银气的不行,这才说着。

  “和你是说不通了,回去吧。”臧笙歌叹了一口气,然后这才站了起来,看着金和银颈口的红印,这才蹙眉道:“回去自己处理一下吧,现在连医者都被换成臧横的了,不让你受几天伤,又怎么能败败他的火?”

  “别搞得你很高尚似的,你也很不服气你的好三哥吧?”金和银低头笑了一声,到了这个地步,她还不忘讽刺一番臧笙歌。

  “非得要这么直白吗?对谁有好处?就说你和矜秀姒的关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我为什么不说?完全是因为臧横他对我没有信任,我总要给自己留下后手。”

  金和银忽然觉得很解气回他:“同为砧板上的鱼肉,也没必要分个高低了,你们关系不合,我们又是仇人,对仇人心软,会被怀疑的。”

  “这个道理需要你和我说吗?”臧笙歌与金和银对视:“避重就轻的对你,你就觉得自己在我心里有分量了吗?”

  “还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吗?游戏本就不该牵扯那么多人,我希望我遵守游戏规则的同时,某些人也给我消停些。”

  金和银回他一个笑:“所以呢?”

  “所以,女子无才便是德,愚笨的小聪明可是会害死你的。”

  “在臧横手里和在我手里,你自己掂量着吧。”臧笙歌似恐吓般警告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