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学会放权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学会放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斥候小将把伯木尔送给也先首领的情报传出之后,伯木尔便连夜召开了军事会议,并在军中选出了足足五千人的赶死骑兵队。

  所谓的赶死骑兵队,便是指那些悍不畏死之人。因为种种原因,犯了一些错误,是应该被杀之人,也因此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战场之上。而连死亡都不怕的人,那才是最可怕的。

  不仅如此,伯木尔还给打了败仗的贴其音五万兵马,让他无论如何要阻挡住西面五星军对东北面五星军的增援。“能挡住就是大功一件,挡不住你就以死谢罪吧。长天生在看着你,祝你好运。”

  在伯木尔一脸严肃之下,种种命令下达,九万多骑兵大军迅速的动了起来。在第二天中午时分,便突然间向东北面而来的异族第一军发起了攻击。

  这毫无征兆的攻击突现,的确是打了异族第一军一个措手不及。好在之前杨晨东斥责全军的通报刚刚下来,所有的军官都是小心翼翼,即便没有人料到瓦剌骑兵会发起攻击,但在一阵的慌乱之后,还是挡住了对方进攻的步伐。

  没有马上把五千赶死队骑兵派上去,只是派了普通的五千骑兵,为的就是试试五星军的斤两,看着这冲上去的五千骑兵很快又被压了回来,寸步难行,伯木尔不由自主的感叹着,“五星军果然是军纪严明,不好对付呀。”

  感概是发了出去,伯木尔并没有退兵的意思,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不断的发起冲击,给对面的异族第一军造成一种疲劳应战之感,随后在也先首领和朝鲁将军到达之时,在集合重兵杀出一条血路,那个时候他手中的兵力将会是对方的近三倍,冲出去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现在就要贴其音能否挡住西面五星军骑兵的进攻了,只是想来以五万对五万,又是防守的一方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大雪虽然停了下来,但厚厚和积雪还是成为了骑兵前进路上最大的拌脚石。做为进攻的一方可是吃亏不小,就像是伯木尔进攻异族第一军不太顺畅,新三军所部想要支援他们,同样也面临着不小的困难。

  对于一言不合就开打,甚至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动了手,战争一开始,苏合军长和白双团长、马雄山团长以及戴阔师长等人都是一脑子的浆糊。

  他们想不明白,为何瓦剌骑兵会突然发疯,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发起攻击。

  好在,大家来到这里就做好了打大仗、打恶仗的准备。虽然心理上没有十足的准备,但军队都是身经百战之士,还是很快的适应了过来,开始有序的向瓦剌骑兵大营冲去,意欲和异族第一军来个两面夹击,即便是做不到也可以分担一下兄弟军队的火力和压力。

  只是大雪之下,进攻并不得力,尤其面对着尽全力阻击他们的贴其音将军,此人抱着不成功变

  成仁的想法,手中又握有五万骑兵,论兵车甚至还要超过苏合等人,在处处不占优的情况下,新三军骑四师常波师长一番冲击之后,两个团的骑兵就被打残了,损员三分之一以上。

  “他们这是疯了吗?”很少碰到这样的硬仗,常波师长心惊之余连忙把这里的情况向军座汇报,同时不由自主的降低了进攻的频率,照这样损失下去,不仅冲不开一道口子,很可能他的骑四师要全部扔在这里,这是任何一位军事主管不愿意看到,也不会去做的事情。

  新三军大帐之中,常波师长的情报送到这里之后,包括苏合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紧皱着眉头,显然瓦剌骑兵的一系列动作让他们有些看不懂了。

  看起来像是突围,可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异族第一军虽然是新组建不久的军队,但其中不乏一些百战老兵的存在,加上道路能行,积雪过厚,想要冲杀出去又岂是那么的容易,极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会损兵折将而不达目的。

  这个道理他们可以看的到,瓦剌的将军也一样可以看到,但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做呢?

  大帐中一时间沉静异常。足足一刻钟还是找不到丝毫头绪的众人,是无人吭声半句。最终还是白双开口说道:“好了,我看大家都和我一样想不出个所以然,上报给老师知晓吧。”

  “上报?”苏合听闻之后眉毛上扬,显然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做,只是如此一来岂不是证明了自己的无能。他可是刚受到处份呀。但是一想到这般的大战如果判断失误导致更大的损失,这个结果也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承担的了。再说了,白双是什么人,就算是自己不同意,人家手中也有单独的电台可以联系杨晨东,那样一来他只会更加的被动。

  “好,那就上报,请六少爷给大家指一条明路。”思来想去,苏合还是决定接受白双的建议。

  电报很快拟定好,在座的主官们各看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通过电台报上了去。而不过就是一柱香之后,回电就来了。相比于苏合和白双等人目光只局限于一军一地,杨晨东可是统看着全局,虽然他现在没有得到朝鲁所带两万骑兵的相关事宜,但也先带着一万五千精骑逃走前往伯木尔将军处汇合的事情他是知晓的。

  以杨晨东的智慧,自然很快就想到这是伯木尔在给突围做准备,同时也是防止那日松与带的三万骑兵出现会给他们造成足够的压力在寻找出路。毕竟一旦那日松的三万骑兵赶到,仅是在兵力上他们便不占什么优势了。

  这是一次留下瓦剌军的机会,但并非算是什么好现会。困兽还会犹斗呢,更不要说十几万的瓦剌精锐骑兵了,他们一旦发起疯了,加上因为积雪的原因,各作战军队很可能无法按时到达指定地点给予增援,这样一来,就会大战带来了太多的

  不确定因素,想来想去,这封电报上,杨晨东并没有下达死战之令,而是在指出了瓦剌军军事动向同时,让各军队以不损失大的战力之下酌情处理。

  酌情处理,这就等于是把指挥权彻底的交到了各军事主官的手中。这同时也是杨晨东的指挥之道。

  随着手下的军事实力不断扩张,杨晨东已经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事事亲为,战战充当统帅了,所以适当的放权是必要的,尤其是那些冲在一线的军事主官们,他们更加能指挥战局的动态,有时候战机稍纵即逝,如果不能及时把握的话,很可能会出现问题。

  杨晨东这些年历练下来,深懂用人之道。赤嵌城正是因为有了于谦那样的一批人才,他才很少操心,不用分心;始城同样因为有了虎芒的存在,才有如一颗钉子般钉上那里,以至于现在影响力和势力都是越来越大。

  用人之道说简单点就是学会用人才,学会相信人,而不是什么方面都指手划脚,就像是诸葛亮事事亲为,最后累死不说,手下人没有了他顿时就失去了锐气和指挥能力,老蒋也是如此,不断的在后方指手划脚,以至于作战计划一改再变,漏洞频出,以至大军终败。有了这些前车之鉴,杨晨东怎么会步其后尘呢?

  电报送到面前,帐中的军事主官们看过之后都是双眼透着精光。这个酌情处理,意义就重大了,把指挥权交到他们手中,这即是一种信任,但又何偿不是一个重担在身呢?

  “诸位,电报大家已经看到了,瓦剌骑兵突然会发起攻击说是准备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如今他们的首领也先也正在向这里移动,那接下来是把他们彻底的留下,还是放其一条生活,避免我们会拼个两败俱伤,大家还是议一议吧。”苏合做为军衔最高,级别也最高的将军自然是担任着主持会议的不二人选。他的话音一落,众位军官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措。

  从心理上来讲,与瓦剌军打了那么时间,他们当然想要将其彻底的留下,以绝后患了。但现在还真不是好时机,积雪过厚,大大的影响了军队的移动速度,在说对方兵力不俗、战力颇强,如果硬来的话,先不说是不是一定能留下也先的性命,就说他们自身的损失就一定不会小了。

  杨晨东已经向全军发出了通报,这一仗之后是一定要休息一下的,军队休整和补充的同时百姓迁移工作也要动起来,一直到来年开春雪化之后在对亦力把里地区展开攻势。而如果现在大家的损失过重,想必就会耽误了开春之后的正事。何去何从?如何选择间众军官们很快就出现了两种意见。

  有些人说应该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收拾了也先,这是五星军少用的大敌,灭掉他们,五星军在这一片草原上将不会在有对手,从长远看,这是合适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