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六十六章 世纪婚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银,玉,绫罗绸缎,珍贵皮草,红木箱柜……这里面每一件都够普通人家吃上一年。就这样的三十六抬嫁妆一件件敞着盖子由洪府运到许宅,又有同样贵重的三十二抬嫁妆从许宅抬往林公馆。整个上海滩的市民今日都见证了三家联姻的大手笔。

    洪澜穿着婚纱沉默地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林若梦坐在她身边为她梳理头纱,网纱下的眼睛含着浓浓的忧愁。

    “幸亏你和星媛的婚礼是同日举行。不然我都不知道做谁的伴娘好。”

    “浮生哥呢?他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虽然罗浮生已经被逐出洪帮,又被指控杀了洪帮三当家,算是结下了梁子。但念在几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洪正葆并没有阻止她邀请罗浮生来参加婚礼。为了避免他回洪家难堪,林启凯邀请他做伴郎去了林家,把自己的妹妹遣来洪家陪洪澜。

    “这个点,他应该跟着我哥去许家接亲了。许家待会也会派车来接我们一起去教堂集合。”

    洪澜勉强笑笑,这算得上今天最好的事了吧。最起码她最美的一面可以展示在他面前。

    这时,洪正葆走了进来。

    洪澜转头叫爸。

    洪正葆笑呵呵的走上前看着镜中美丽的洪澜。“爹的澜澜穿上婚纱,果然是上海滩最漂亮的新娘子。”

    洪澜拉起洪正葆的手,心中充满了不舍,洪正葆不禁眼睛一酸,铁汉泛出泪花。

    林若梦见两父女有话要说,先告辞退出了她的闺房。

    洪澜看父亲难受,忍着心中巨大的悲痛,对父亲挤出一个微笑。“爸……您别难受了,我嫁人,您该高兴才对嘛。”

    洪正葆拍着洪澜的手。“澜澜,爹之所以难过,是觉得你受委屈了,没能选择最爱的人。乱世浮生便是如此,首先要能活下来才能谈爱不爱 。但爹还是真心地希望你的婚姻能够幸福 。爹知道许星程有许多缺点,但他本性并不坏。你嫁过去以后,收收自己任性的性子。与许星程相夫教子,永结同好。”

    洪澜真想告诉爹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许星程了。但看洪正葆已有些苍老的样子,不想再让他担心,顺从地点了点头。

    “爹,你别说了,我都懂。以后我不在你的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爸爸最想看到的,就是你过得好。”

    “你放心,我会的,爸,我舍不得你。”洪澜最后一次钻进洪正葆的怀里撒娇。洪正葆拍着洪澜的背。父女二人都在静静品尝着这份不舍。

    那头,林启凯的汽车开进了许公馆接亲。许家今天双喜临门,儿女同一天完成人生大事。许瑞安早就去了教堂接待安排,出来迎接的是管家庆伯。

    林启凯摇下车窗。“你家那个新郎官呢?”

    “少爷在房里,马上准备出发去洪家接亲了。”

    “让那二小子别急。等我请出来媛媛,同我们一起去。声势浩大些。”

    “好的。林少爷,我这就去和少爷说一声。”庆伯招呼下人们引着林启凯和其他的公子哥们去三小姐的闺房。闺房门口早就簇拥着一群许星媛在学堂里认识的朋友。大家合力堵着门不让进。

    新郎官懂规矩,一人分了一封大利是。小姐们不满足,一会要求新郎伴郎们对诗,一会又要他们做俯卧撑。美曰其名文武双全。闹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打开这扇门。

    许星媛妆容完整,一身华美的婚纱端坐在床上,脚上却没有鞋子。

    林启凯知道又有难题来了,果不其然小姐们嬉笑着。“找到婚鞋才能带走佳人哦!”

    “媛媛。”林启凯无奈的唤了一声,语气中有撒娇求饶的意思。许星媛脸烧的通红。

    “可不能心软啊。”亲友小姐们围住许星媛,不让她放水。

    林启凯认命的招呼着伴郎们行动起来,他很快在许星媛放画卷的画缸里找到一只。另一只却怎么都找不到。

    罗浮生蹲在床下找鞋,见许星媛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他领悟过来走到窗边朝下看,原来婚鞋被她们用绳子吊着垂在一楼到二楼之间的墙上。

    “不能用绳子牵上来,要亲手取到才算。”

    “小姐们这就难为我们了,我们又不会飞檐走壁之术,怎么取到这半空中的婚鞋?”林启凯拜托各位手下留情,许星媛也忙附和。

    “媛媛舍不得新郎官,那就选个最帅的伴郎去取吧。”其实这道难题就是为罗浮生所设,这些小姐中不乏倾心“玉阎罗”的人。早就想见识一下他的身手,接亲游戏正是个好契机。

    林启凯征询的望向罗浮生。他轻巧的点了点头。“小意思。给我两分钟。”

    说完翻身就出了窗外,这种攀窗爬墙的活他从小到大还真没少干。如果不是前些日子被侯力的人砍了一刀,他还能爬的更快些。

    顺着绳子,罗浮生往下攀到接近一楼的位置取到了婚鞋,抬手朝他们摇了摇。二楼窗口挤满了人头一阵鼓掌欢呼。

    罗浮生正准备攀回去,突然瞥见一楼大厅里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因为罗浮生在外墙上,里面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偷偷推开了画后的一堵暗墙,迅速隐身到墙后。

    “浮生!在看什么?还不上来。”林启凯在楼上大喊。

    他这才回过神来,沿着绳索回到了许星媛的房间,将婚鞋交给了林启凯。心中还惦记着刚刚看到的画面。

    许星程沿着阶梯走下了地下室。刘淑贞见来人竟不是许瑞安而是一个十分面善的年轻人。“你是谁?”

    “娘!”许星程扑通一声跪到她面前。

    “你是星程?”

    “是我。”两母子隔着铁栏杆抱头痛哭。许星程说出自己上次跟踪酒醉的父亲找到这里才发现母亲没有死的事实。

    “娘,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能力救你出去。您再等等。我一定会来救你。今天是我和媛媛的婚礼。您不能出席亲眼见证,我先过来给您磕个头。“

    “孩子,你有心了。媛媛她怎么样?嫁了个怎样的夫婿?”

    “是林大哥。您放心。他们感情很好。”

    “啊。是启凯那孩子呀。那真是桩好姻缘。”刘淑贞满足的用清水抹了抹头发。这样的大日子就算她不能亲眼见证。至少要干干净净的,才像个主母的样子。

    许星程心酸不已,又向她磕了三个响头。“改日,我一定让洪澜来给您敬一杯新婆茶。这一天不会太久,您保重。”

    教堂的钟声响起,宾客们陆续开始入席。

    林若梦从洪澜的新娘休息室出来,进了许星媛的新娘房。见到哥哥和新嫂嫂正坐在一块说话,也没有旁人。便走进去说话。

    “罗浮生怎么没和你们一起?”

    许星媛是知道她心思的人,揶揄的看了她一眼。还是林启凯回答道。“他说有点事,临时脱队,说待会再来。你说说看,哪有这么不称职的伴郎。”

    许星媛轻锤了他的肩头一下。“也不说是谁帮你取到婚鞋的。”

    “我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新娘子哟。”

    林若梦看着林启凯和许星媛越来越有默契的样子,心中充满祝福。希望哥哥可以放下心中的红玫瑰,好好善待她的白玫瑰。

    “我先出去招待宾客了。”林若梦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出去,不妨碍两人你侬我侬。

    见林若梦离开,许星媛笑脸转为愁脸。

    “怎么了?”

    “我在担心洪澜姐姐。仲景,你不知道。自从军营里回来,我哥哥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哥哥。他现在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变得冷漠,专制,崇尚暴力,简直和父亲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而且,哥哥并不爱洪澜姐,我害怕他会伤害她。”

    “媛媛,别担心,谧竹本性善良。他不会做伤害洪澜的事的。澜澜和谧竹本就有婚约在前,是青梅竹马。他们能够最终走到一起,我们也都应该去祝福。”

    许星媛点头。“但愿如此,我也真心希望他们可以幸福。林大哥,洪澜姐嫁给我哥,你心里一点都不难过么?”

    林启凯知道她没有安全感,将她的头摁在自己胸前。“洪澜今天就要成为我好兄弟的妻子了,从今以后我对她只有祝福。况且,我的心里现在住进了另外一个人。”

    许星媛不知道这番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就算是谎言,也让她幸福这一天吧。她默默将头埋在他怀里更深了。

    教堂中央,圣歌响起。

    许星程和林启凯站在牧师台前,一黑一白,皆是英俊潇洒,气宇轩昂。

    林若梦坐在台下,看着站在那里的许星程。心中突然有些感慨。曾经她也幻想过站在他身边穿着洁白婚纱的人是自己。可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教堂大门打开,走在前面的是挽着许瑞安的许星媛,她满脸喜悦,连走路的脚步都是雀跃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走在后面的洪澜,她挽着洪正葆的手走进来,一步一步走向许星程,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来到许星程面前,洪正葆亲手把洪澜交到了许星程的手上。“我把宝贝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

    “放心,爸爸。”

    洪澜在握上许星程手的那一刻,是有挣扎和迟疑的,但许星程用力拉住了洪澜的手。

    四个人面向牧师站好。按照年龄,先是林启凯夫妇宣誓,然后才轮到许星程夫妇。

    牧师:“许星程先生,你愿意娶洪澜小姐为妻,不管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一生守护吗?”

    许星程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愿意。”

    “洪澜小姐,你愿意做许星程先生的妻子,不管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一

    生守护吗?”

    洪澜内心充满着挣扎,咬牙说下了这句。“我愿意。”

    “等一下!”门口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震惊,回头看向大门处,林若梦站了起来。“浮生?”

    洪澜眼中露出惊喜。“浮生哥!”

    罗浮生穿着一身黑衣,推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走进教堂。“是不是还少了一个重要人物的见证?”

    洪正葆第一个站出来。“浮生,你在干什么?”

    罗浮生给在座的各位鞠了一躬:“澜儿,星媛,对不起,我无意搅乱你们的婚礼。但是今天有一件事,趁着大家都在,必须要在这里说清楚,请全上海滩的人,为我们做个见证!”

    洪正葆十分不满,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脸色如白纸的许瑞安。“到底什么事非要现在说?”

    许星程远远就认出轮椅中的这个女人是他母亲。“妈?”

    观礼的人指指点点,对这个衣衫褴褛的女人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许瑞安当着这么多人却没法发作,手却抖的如筛糠一样,按在了自己腰间的配枪上。

    “这位夫人,你们应该都认得吧?许伯父,今天是谧竹和星媛结婚的大喜日子,你怎么能不请他们的母亲前来观礼呢?”

    许瑞安恨的牙痒痒:“罗浮生你! ”

    许星媛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太过疑惑。“妈妈?”

    “不对啊。许夫人不是去世多年了吗?”

    “难道你们都不好奇是谁把许夫人害到如此下场么?难道你们不想听听许夫人亲口告诉你们多年前林二太太的真实死因么?”

    林若梦没想到这件事还牵扯进她母亲。喃喃道:“妈妈的死因……”

    洪正葆,林道山和林启凯都来到了刘淑贞近前。反而是她最亲的人站的远远的不敢靠近。

    “义父,林先生,虽然隔了很多年。这位你们应该还认得出吧,她就是许瑞山的发妻,刘淑贞。就因为她知道所有的真相,所以许瑞安便把她囚禁在死牢里,日日折磨。”

    罗浮生蹲下来,对刘淑贞说。“夫人,请您把您刚刚在牢里跟我说的话,再给大家说一遍。”

    许瑞安狠狠地瞪着刘淑贞,刘淑贞看着许瑞安,犹豫了一下。

    关键时刻,林若梦蹲了下来,她拿出胸前的项链,给刘淑贞看。“伯母,你还记得这个项链么?”

    刘淑贞看到这颗闪闪发光的钻石星星,仿佛陷入了回忆。“夏安妮……”

    “对,夏安妮是我的妈妈。请您告诉我,我的妈妈是怎么去世的好么?”

    刘淑贞看着林若梦的眼神,缓缓抬起手,指向了许瑞安。“是他!我亲眼看到是他在芦苇荡里杀死了夏安妮!”

    刘淑贞此话一出,众人皆惊,都看向许瑞安。

    “给我住口!你这个疯女人!”说着就要冲上去打她,被许星程拦住。“不准你再碰我妈!”

    “当年许瑞安躲在暗处杀死了安姨后,隐身离去。而闻声赶到的林伯父,误以为爱妻是我父亲所杀,因此一怒之下杀了我的父亲。为了隐瞒真相,挑拨洪林两家关系,他甚至将目睹真相的发妻囚禁多年。造成这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许瑞安!”罗浮生怒目指向了许瑞安。

    纵使林道山心思深沉,也控制不住浑身颤抖,质问许瑞安。“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洪正葆亦逼问道:“是不是真的!”

    其实他们心中都隐约知道了答案。

    许瑞安还在垂死挣扎:“你们别听她胡说,她已经疯了,是你,一定是你图谋不轨。来人,来人,当场击毙罗浮生和这个疯女人!他们居心叵测,意欲搅弄起上海滩的血雨腥风!”

    教堂四周的军队纷纷闯进来,许瑞安说着自己拔出了枪,把枪对准了刘淑贞。

    千钧一发之际,许星程一动念,竟然拔枪对准了许瑞安。

    枪声响起,许瑞安应声倒地。

    刘淑贞吓得发狂大叫,许星程紧紧搂住了母亲。“妈,别怕,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许星程走向了洪正葆和林道山,冷静的说道。“杀人者许瑞安,意图掩盖杀人事实,想要射杀发妻,已经被我大义灭亲。林伯父,岳父大人,我许星程,今天对你们,也算有个交待!”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有此举动。现场一片宁静。

    洪澜震惊地看着许星程,罗浮生和林若梦一个对视,心中万语千言。

    “爸爸……”许星媛瘫坐在许瑞安的尸体边,鲜血沁红了她雪白的婚纱。就是这个人,刚刚还挽着他的手交到她的丈夫手里。现在却阴阳两隔。

    画面定格在许瑞安死不瞑目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