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三十七章 决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婴推开哥哥的房门,见他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睡觉。

    “哥?”她轻唤一声。良久,段天赐才嗯了一声,几不可闻。

    她失踪这么久,爹爹都急病了,最疼爱她的哥哥不可能这么安稳的在睡觉。既然他没睡着,刚刚大师姐在院子里叫天婴回来了。他一定也听到了,可是他连看都没来看她一眼。这太不合常理了。

    天婴坐到他的床沿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生病了吗?”

    段天赐的额头冰凉,还冒着冷汗。她温热的手一触上去,他就浑身一颤。

    “一定是病了。我去喊大夫!”天婴急急要起身,被哥哥一把拉住了手腕。他还是没有转过身来,像是羞于面对她一样。

    “不要去…”他一开口,喉咙嘶哑,难听的不似人声。对于梨园子弟而言,最宝贵的莫过于这副嗓子。一夜之间,他怎么可以将嗓子折腾成这个样子?

    “哥,你到底怎么了?”天婴心急如焚。“我去找许星程,他是医生,他可以帮你看诊。”

    段天婴突然腾地坐起身来,扼住她的手腕,看向她的眼里第一次有一种暴怒的情绪。“不准去!”

    天婴这才看清楚,段天赐的嘴角和额角都有青紫,脖间也是。看上去伤的并不严重,但他的反应却是前所未有的骇人。“天婴,我要你答应我,这辈子永永远远不许再见许家人!任何一个人!”

    “我……”天婴说不出口。虽然她也很懊恼许星程放弃从医的决定,但说到底人各有志,他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而她也没理由因为他不再是许医生就不同他来往。

    但哥哥此次的反应却是如此激烈,他虽一贯反对自己同那边的来往,但每次还会替她打掩护一起骗爹爹。这回一定出了大事,不止挨了一顿打这么简单的事。“哥,除非你给我一个理由。许家对你做了什么?”

    段天赐别开头去,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总之,年底我们两就要成婚了。我不希望你同其他任何男人再有瓜葛!”

    段天赐情急之间说出了这句话,让天婴如遭雷击。“你说什么!哥,别开玩笑了。我和你成婚?我们是亲兄妹啊!”

    “你从来就不是我的妹妹。”段天赐幽幽的看着她,目光里有哀怨。天婴隐约感觉到经过昨晚的事,哥哥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哥哥了。

    “当年具体的事你去问爹,我累了,要休息。出门把门带上。”他说完就已经躺下,不再给天婴发问的机会。

    天婴失魂落魄的退出段天赐的房间,看见走廊拐角的地方,小师弟正拿着一包东西鬼鬼祟祟往后门走。

    “小豆子!”天婴叫住他。

    小豆子不得不站住了脚步。“你手里拿的这是什么?”

    “一些不要的旧衣服,我拿去扔掉。”小豆子神情闪烁,一看就是有所隐瞒。

    “打开看看。”小豆子战战兢兢打开了外面包着的蓝布,里面是一套淡青色长袍,还滴着水,湿哒哒的。是段天赐平日里最喜欢的那件。“这是你的衣服吗?”

    “不是的。是大师兄的。他说脏了,让我帮忙扔掉。”

    “交给我吧。我去扔。”天婴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又一直抓不住这个点。

    “这……好吧。你可千万别和大师兄说,他嘱咐我不能给任何人看到的。”小豆子无奈的将衣服放到天婴手里。

    天婴快步走回自己房里,翻看这一包衣物,这才看见亵裤上隐秘的位置有一摊已经凝固的血渍。天婴脸上失去最后一点血色,瘫坐在地上。

    桌上一灯如豆,九岁红坐在床边,思虑回到了从前。

    年轻的九岁红和妻子第一次到上海来同一个在通州看过他唱戏,很欣赏他的戏院老板谈演出的事情。

    那段日子里恰逢段天赐十岁的生日,他谈完事带着妻儿去郊区踏青。天赐顽皮,趁着父母不注意,溜走到森林里玩耍。

    他跑着跑着,忽然看到一个晕倒在小溪边的小女孩,头上一片刺目的鲜红,脖间挂着一条星星项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爹!娘!”

    九岁红和妻子听到儿子的叫声,慌忙跑去。段天赐瑟瑟的缩在一边。“爹,娘,你们快看,她是不是死了?”

    这战乱岁月中,朝不保夕。乡野里饿死冻死被抛弃的孩子时常可见。九岁红赶忙蹲下探了探女孩的鼻息,惊喜过望的回头和妻子说:“还活着!”

    “那快,快把这丫头带回家去,这荒郊野外的,也不知是谁家那么狠心丢了娃。”九岁红抱起小女孩,一家人离开,段天赐跟着后面好玩的抓着她垂下的小手,跟随跑着。

    九岁红妻子将孩子带回他们住的旅馆里,细心照料着。请了大夫过来,说是感染了严重风寒,烧的厉害,要想办法尽快退烧,否则就算救回来也会把脑子烧坏。

    夫妇俩衣不解带,连带着小天赐也跟着守了她两天两夜才把这烫手的温度降下来。

    第三日的晨间,段天赐还趴在床边,小女孩悠悠转醒。他赶紧叫来了爹娘。

    “小妹妹,你醒啦!”娘亲想要探探她额间的温度。小女孩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害怕地起身,往后缩,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

    段天赐上前拉过天婴的手:“别怕!让娘给你看看。”

    天婴信任段天赐,段天赐抓着她的手,天婴就真的放下心来。

    “小妹妹,你家是哪里的?你叫什么名字?我们送你回家好不好?你爹娘肯定着急了。”

    小女孩忽然流下眼泪,好像想到爹娘这两个字就觉得心慌害怕。她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九岁红和妻子面面相觑,一时好心也没想到捡回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段天赐眼珠一转。“别哭,你别哭啊!你不记得我记得,娘啊她逗你玩的,你不就是我妹妹嘛,我是你哥,这是你爹,这是你娘!是不是啊?爹娘。”

    段天赐祈求的看着爹娘,九岁红和妻子对了一个眼神。“出来一下。”

    两人走到廊间说话。“也许这是天意。你一直想要个女儿,但我身子又不争气。就当做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吧。咱们现在日子苦是苦了点,但也不多这一张嘴。而且儿子好像很喜欢她,有个青梅竹马长大的妹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九岁红点点头。“是啊。既然这孩子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咱们就叫她天婴吧。和天赐的名字多相称。”

    两人再走进房里的时候,眼底里一片慈祥。“你哥哥说的对,我是娘啊,天婴!这是你爹!”

    天婴稚嫩的声音怯怯地叫出:“爹……娘……我叫天婴?”

    “哎!你叫段天婴,这是你哥哥段天赐。”九岁红把儿子牵到面前,长得像小女孩子似的段天赐冲她嘻嘻的傻笑。

    九岁红夫妇将天婴带回了通州,和戏班子里的孩子一块学戏。这孩子长得漂亮不得止,唱戏还很有天分。九岁红和妻子都觉得很欣慰。

    妻子临终前更是嘱咐九岁红,等两个孩子长大,就告诉天婴事实。如果她愿意和天赐成婚,那是再好不过的一桩姻缘了。也算了了她一桩心事。

    今天黄昏时分,天婴来找过他,问起关于自己身世的事。九岁红大惊失色,着实没想到要在这样一个突然的时刻要把当年所有事说出来。

    平复了一下情绪,九岁红觉得一切可能都是注定的。早说晚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于是他将当年在上海捡到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和段天赐的婚约。

    他原想以天婴的性格就算不大吵大闹也一定会跟他争执关于成婚的事情。这段日子里他看的分明,天婴并不喜欢天赐,她喜欢的是许家那个大少爷。

    但出乎意料,天婴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就是一句知道了。

    压在九岁红心头十几年的大石头,好似云淡风轻的飘过她的心头。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临出门前,天婴好像想起什么,转头和九岁红说。“爹,如果许星程再来戏班或者戏院找我,一律说不见,替我挡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