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二十九章 梨本未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头顶的风扇呼哧呼哧的旋转着,木板地上铺了一层薄竹席。一双宽大的赤脚正踩在上面。

    “嘿哈。”随着一声气沉丹田的吼声。一把军刀凌空斩下,停在胡奇的眼珠子前。

    这是一个习武人的练功房,贺真吾穿着一身和服正在习练日本剑术。随着军刀从眼前挪开,胡奇抹了一把汗,悄悄走到贺真吾身后不远处,静静站着。

    贺真吾是胡奇的救命恩人,那晚洪帮的人将他狠狠的毒打了一顿后投入海中,被路过的日本商船救起。商船的主人便是贺真吾。

    贺真吾听上去是个中文名,但却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原名好像叫贺阳真武,胡奇只隐约听谁提过。贺阳宫在日本算是个皇亲国戚的姓氏,贺阳真武以前是个小提琴家,为天皇表演过的那种。

    后来开通了日本至中国的鸦片运输航线,他就被任命来护送商船。明里这是民间私营活动,实际上也是日本天皇政府背后支持来中国敛财的。日本本土称他们商队叫“红丸会”,贺真吾带着红丸会来来回回中国跑了四五年了,算是个中国通,取了个谐音的中文名:真吾,真正的自己的意思。中国人都叫他贺先生。

    贺真吾将军刀放回刀架上,再对着军刀俯身一拜,这才算彻底收势。胡奇恭敬地递上毛巾。“贺先生,上次多亏了安琪小姐给我们提供的情报。我们才没有找错人。可惜上次没把那小子打死,算他命大,我们要不要继续行动?”

    贺真吾仔细的擦了擦手:“等等吧。”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吸食鸦片几乎已是一项全民运动。英国,日本,东印度与北洋政府官员,当地黑帮,钱商们勾结纷纷抢占着鸦片市场份额,造成大量白银外流,国家积贫积弱。这个情况持续到民国政府建立依然没有得到缓解。

    对于贺真吾而言,原本在中国卖阿芙蓉本少利多,还很受中国人欢迎,是个肥差。但近来民国政府内阁商业部的部长林道山提出公烟令,要将鸦片的进口和贩卖权垄断在政府手里。禁止民间贩卖私烟。

    他的儿子经济司的科长林启凯更是四处奔走试图用《国际法》中有关各国禁止违禁品的条例和保留宣战的权利与各国使者谈判,请求长官对鸦片交易进行干预。

    这一下子,风声鹤唳。鸦片进口需求一下子收紧了许多。作为经济最发达的港口城市,上海更是走在响应政府试点的最前列。虽未见得新政最终能坚持多久,但当下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原本这些也不关罗浮生的事,但巧就巧在贺真吾的商船正是在罗浮生的码头上货。罗浮生和林启凯是何等关系,想必林启凯早就拜托过他严加排查来往货船。

    所以当知道贺真吾的船上运的是鸦片时,罗浮生二话不说就扣下了整船货,说是等政府政策彻底明了后再行处置。

    贺真吾知道洪帮垄断着整个大上海的码头,得罪了他们,到时候折的可不止一船货,后面的货还陆续有来。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只有挨个去打点洪帮里说得上话的几位人物。

    洪正葆那里的意思是既然码头已经交给了罗浮生,他就不干涉了。其他几位叔伯收了好处都是帮着贺真吾说话的,只有罗浮生咬死了不松口,他在洪帮的大会上拍着桌子说:“于私,林启凯是我兄弟,他是要成大事之人。我就算不能帮衬一把,至少不能为虎作伥,让他腹背受敌。于公,日寇侵我中华,用阿芙蓉荼毒百姓,牟取暴利。如若以我辈开了受贿先河,我华夏黄土千千万万的后辈将永世沉沦在鸦片中不得翻身!这货我不会放,他红丸会的货再来一船就扣一船!”

    这话当然原封不动的借由受贿之人的嘴传到了贺真吾的耳朵里。贺真吾对此愁眉不展。一直在红丸会商会住宅里养伤的胡奇献出了一策。

    杀了罗浮生,万事皆可迎刃而解。他知道他原先的老大,青帮杜文达埋了眼线在美高美监视罗浮生。便替贺真吾搭线,买通了那个内应舞女安琪。

    那晚的舞会因为是化装舞会,大家都带着面具。混进去的杀手一时找不到罗浮生,不敢妄下杀手。

    安琪一直陪在许星程身边灌酒,也是有心逼罗浮生现身。果不其然,罗浮生过来劝阻,还将许星程带去了洗手间。这下她就摸清了罗浮生当晚的穿着和位置。

    洪澜让她跟着去洗手间,她趁机将情报传给了杀手。可没想到罗浮生和许星程换了一身装束出来,差点就阴差阳错杀错人了。好在安琪机灵,从罗浮生甩开她去邀请那个戏子跳舞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人才是罗浮生。

    可惜的是,千算万算没想到那个戏子还插了一脚进来。弄得杀手乱了分寸,一枪打偏了。留了他一命。

    胡奇自是不甘心的。“贺先生,这事就作罢了吗?罗浮生可是块啃不动的硬骨头。”

    贺真吾缓步走进内间,拿出一个奇形怪状的黑色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小提琴。胡奇虽没见过,但也猜想的出是件西洋乐器。“硬骨头有时候不能硬啃,得软化。”

    门口响起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穿着淡粉色樱花和服的女人踏着小碎步移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列的侍女。为她脱去木屐,铺上软垫,焚上熏香。她这才走进来,向贺真吾请了个安。她行的不是日本的礼仪,而是中国的礼仪,深门大院的大户小姐们都是这般仪态。

    胡奇都看呆了,虽然女子用一块薄纱蒙着面,看不真切面容。但那浑身的气度和一开口就让人酥掉的声音实在让他挪不开眼。这就是那种如果能得到,让男人即刻去死都愿意的女人。

    贺真吾见胡奇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心内不快。“放肆!梨本殿下岂是你随便窥视的。”

    这名号震得胡奇又是一阵腿发软。让贺真吾叫殿下的,那面前这位岂不是位公主。他赶紧低下头不敢多看。

    “你先下去吧!”贺真吾挥挥手,胡奇就连滚带爬的出去了。

    梨本未来确实是位货真价实的日本公主,她的母亲是贺阳宫的姐姐,嫁给了当今天皇的一个表弟。搁在咱中国就算是亲王府的格格之类的人物,虽不是皇室嫡亲,但也身份尊贵。

    又因梨本未来本人姿色出众,修养过人而在日本国内享负盛名。此番前来中国,正是替舅舅分忧。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中国,她为这里的地大物博,文化渊远而陶醉。但又在心里瞧不起这里的男人,少了血性,净是些躺在大烟床上失去脊梁骨的东西。

    所以当她听说罗浮生这个让舅舅伤透脑筋的上海男人,她就主动请缨来了。男人嘛……不都是那一个德行。

    胡奇还未走出院门,还能听见室内传出小提琴悠扬的曲声,间或夹杂着女子的笑声。那笑虽克制,但也张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