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十七章 往事如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道山的书房内,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林道山、她已经死去二姨太夏安妮和女儿林若梦的三人合照。照片里的夏安妮穿着一件宝蓝色的旗袍挽着他的手,即便不笑也是风华绝代。他臂弯里的小女孩粉雕玉琢,亲密的抱着他的脖子。隔着照片仿佛都能听到女儿清脆的声音在叫爸爸,爸爸……

    林道山又一次在小酌之后,悲从中来。抚摸着照片陷入了深深的回忆,眼眶有些发红。

    林道山这一生娶了两房太太,都是巾帼枭雄。原配王氏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门当户对的书香门第。王氏为他生下了嫡子林启凯,却从未把心放在小家之中。王亦真是金陵女子大学的首届毕业生,上海滩著名的教育家,一心扑在大学教育上。也算帮衬了他在内阁的职位,夫妻两相敬如宾,就是少了点干柴烈火的感情。

    二姨太夏安妮则是个性情中人。夏安妮是获得“庚子赔款”资助的首批留洋学生,还是个女学生,在当时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人物。但当她拿回了令男人都汗颜的高学历后,却选择献身刚刚在国内起步的电影行业。不介意成为别人口中下九流的戏子。

    她是当时上海滩炙手可热的电影女明星,引得无数男人为之疯狂。当年意气风发的林道山,洪正葆,许瑞安都是追求者其中最出色的那一部分。直到她决定嫁给林道山,怀上林若梦,才安心回归家庭。两人没过几年安稳日子,却出了一场大意外。

    林启凯敲门,走了进来,林道山这才试图缓和情绪。林启凯看出父亲的异样,但并未点破。“爹,许家的宴会快开始了,咱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知道了。要不是看在许家的面子上,我和洪正葆永远都不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父亲大抵是触景伤情了。若放在平时,他再生气也不会这样直接的表露出来。“仲景,你和洪正葆那个小女儿还有那个义子走的太近了。” 

    这么多年来,林道山一直认定洪正葆是导致小妈和妹妹死亡的幕后黑手。虽然明面上伪装的和和气气,可几乎整个上海滩都知道洪家和林家的嫌隙。

    “你莫不是忘了你妹妹和小妈的仇?”

    林启凯低头,坚定的说:“儿子怎敢忘?怎会忘?想当年,安姨待我比嫡母还要温柔。母亲身体不好,把我放在安姨那照顾,从小我和若梦一起长大。在我心里,安姨和妹妹都是一生至亲至爱之人。她们出事,我的心里就像剜下块肉这般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妹妹。就是因为我始终相信,若梦一定还活着。”

    林道山渐渐平静下来,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太小,但儿子这份心让他略感欣慰,压抑的愤怒转为无奈的慈爱。“如果若梦还活着,到现在,也该有20岁,是个大姑娘了。”

    林启凯听了,伤感地叹了口气。他还记得妹妹刚生下来的时候,粉色小小的一团在摇篮里。他垫着脚想去抱,张妈怕他摔着妹妹,不让他碰。

    安姨就靠在一边的卧榻上慈爱的看着他说:“张妈,让小少爷抱抱吧。小凯,妹妹是女孩子,刚生下来很柔弱,你答应安姨要轻轻的好不好?”

    他第一次抱起若梦的那种神圣心情难以言表。就像一瞬间长成大人一样,心中暗暗发誓要好好疼惜保护这个可爱的肉团子。长兄如父的心情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

    也是因为若梦,他从小就有了根深蒂固的想法。女孩是柔弱易碎的,需要好好保护。所以不难理解,他会被洪澜那种洒脱泼辣的性子吸引。因为她超脱出了他对女孩的认知。

    “你先出去吧,我很快就来。”林道山开口拉回他的思绪。

    林启凯出门前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照片。他的妹妹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女孩子,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她找回来。

    不同于林宅的中式林园风格,许家是很西式花园别墅。园子里散落着三栋小洋楼,分别是许瑞安居住办公用的主楼,三个子女住的副楼,和一栋闲置,偶尔充当客房的小楼。自大少爷许星陆离世,二少爷许星程出国后,许瑞安回家的时间也少,副楼里只有许星媛一个人带着几个老妈子住着,到了晚间,只有豆点星光亮着,整个许宅就安静的如同鬼宅。是难得热闹一次。

    此时,许宅园子门口,立着写有“许星程少爷归国欢迎晚宴”的牌子。牌子周围,花团锦簇。许家的仆人站在门口迎宾,点礼。

    洪澜挽着罗浮生,跟在父亲洪正葆和他最近的新女伴曹曼丽身后。林启凯则跟着父亲林道山和嫡母王氏,同时到了大门口。

    洪正葆和林道山两个大家长走上前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一个豪爽霸气,一个安静内敛。

    还是洪正葆率先开口:“好久不见,林部长可是愈发的精神了。”

    林道山拄着手中的文明棍,皮笑肉不笑:“哪比的上洪老板身强力壮。”

    洪正葆听出他话里的讽刺之意,反而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我乃一届莽夫,只会卖些力气,靠些拳脚功夫混口饭。可不像林部长,不用流汗流血,动动手指背地里就能把钞票挣了。”

    现任的蒋长官最恨人暗箱操作,林道山自问行得正坐得端,万不能因为此人一句毫无依据的玩笑话而落了人口实。林道山正色道:“洪老板言重了。”

    洪正葆觉得压得差不多了,哈哈一笑。“请!”

    林道山也不客气,先进了大厅。

    许家主楼大厅里布置得美轮美奂,灯光闪烁。悠扬的西洋音乐低低地放送,名媛绅士装扮得体,三三两两端着香槟谈笑风生。

    许星媛穿着丫鬟珍珠替她挑好的蓬蓬裙,抱着那天捡来的小野猫,安静地坐在一旁。安心当个布景。

    林启凯和父亲说了一声,朝她走过来,从许星媛手中接过小猫,爱抚着说道。“这么可爱的小猫,是哪位好心的医生给治好的呀?”

    许星媛一看是林启凯,有点害羞不敢直视,鼓了好久的勇气才低低地吐出一个字。“我。”

    除了哥哥以外,林启凯是唯一一个让许星媛觉得安心的男人。而在林启凯眼里,许星媛和自己那可怜的小妹妹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若梦更皮一点,不似许星媛这么乖。

    林启凯假装很意外的样子:“小媛真厉害呀。你和你哥哥,一定会成为上海滩最好的两个医生。”

    “不……不……”许星媛摇摇头又点点头,好像很紧张,额头冒出了细汗。林启凯掏出手绢轻轻地给她拭去。“小公主可是要时刻保持自己可爱的形象。”

    他和许星媛也算青梅竹马,哄起她来总是很有一套,真诚的眼睛让他的话并不显得矫揉造作。许星媛暗喜,满脸绯红。

    此时,洪澜挽着罗浮生的手经过,看到此景,也有些感动,意有所指地看向罗浮生。“浮生哥,你看看人家林启凯和许星媛,感情怎么这么好?”

    罗浮生完全理解成另一个意思:“他们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就像你和谧竹一样。多给谧竹一点时间,你们也会慢慢培养出这么好的感情。”

    洪澜心里翻了个白眼,罗浮生在感情方面简直就跟头笨熊一样反应迟钝。“谁要和那家伙成双成对?我是羡慕人家作哥哥的样子。哪像你。”

    罗浮生这下听明白了,这是嫌他这个哥哥不够体贴。他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唯一的一方手帕之前让天婴那个死丫头给扔了。现下竟找不到一方手帕,他随手从罗诚脖间扯下他总是搭在脖子上擦汗的那快抹布。

    罗浮生拿着抹布靠近洪澜,学着林启凯的样子,故意用十分做作的声音说:“小公主可是要时刻保持自己可爱的形象。”

    眼看着臭汗哄哄的抹布就要靠近她的脸,洪澜不躲不闪:“我看你是背上伤口刚长好,皮又痒了。爹!”

    洪澜作势要向洪正葆告状,罗浮生连忙捂住她的嘴,不再逗她。洪澜狠掐了他一把,嗔怪道:“看你下回还拿我开涮!”

    许星程和林启凯他们在旁边目睹全程,笑的前俯后仰。许星媛听到罗浮生模仿林启凯和她说的话,耳朵红的快滴出血了。

    “浮生,也就你能治得住这魔女了!”许星程不小心说漏嘴这个外号,少不得又被洪澜一顿筛。

    在一片欢笑中,洪澜的问题就被搪塞过去。罗浮生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多情总被无情伤。

    音乐声停止,笑闹着的几个年轻人也马上停了下来。只见许瑞安从楼上走下来,全场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许瑞安一脸喜气。“欢迎各位赏光出席在下为犬子许星程举办的归国宴。名义上是欢迎宴,其实犬子不才,勉强在国外混了个学位毕业,不值一提。诸位好友多日未聚,就以此为由头,畅快一聚吧!”

    许瑞安带头举杯,众人也相视而笑,纷纷举杯。

    林启凯注意到父亲正在看自己,下意识拉远了和洪澜罗浮生的距离。

    罗浮生理解他的立场,向远处的林启凯点头致意,互相端起了香槟,碍于家庭背景,却只能站在各自阵营,不敢越界,隔空对饮。

    洪正葆和林道山两人的眼神一对上,笑容就冷却,两人假装举杯致意。

    许星媛站在林启凯身旁,偷偷地看着林启凯发呆,而林启凯则一直盯着洪澜看。

    虽然尽是繁华,“主角”许星程却一个人孤单地看着夜空,满心抑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