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十二章 许三小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窗台上,一只野猫蹿了进来。这只猫好像受了伤,一瘸一拐的,还带着血迹,它走了几步,趴下来开始舔腿上的伤口。

    一只白嫩的手伸了过来,抚摸着猫咪。猫感受到了善意,并不躲闪。手的主人解开了头发上的缎带,编好的发髻散落开来,长发丝柔柔地垂在肩头。她用缎带把猫受伤的腿仔细地包扎好。

    门突然开了,小野猫喵的一声,挣脱她的手跳出了窗台。

    许星媛正要生气,回头一看是许星程,转怒为喜,清澈的眼睛里泛出点点惊喜。她站起身来,却不敢向前。捏着自己的裙角,想开口又发不出声音,只做出了一个哥的口型。

    许星程热泪盈眶,他走的时候,她还可以偶尔说几句话的。说来也是自己自私,明明预想的到妹妹的处境在他走后会变得更加艰难。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出国读书,把这个他厌恶的家和只依赖他的妹妹全都抛在了脑后。

    许星程摸着妹妹柔顺的头发:“媛媛,哥回来了……” 

    许星媛点了点头,虽然高兴,神情里却有几分疏离。

    “媛媛长高了好多。”许星程比划着她的高度已经及他的肩了。他拿出自己的皮夹,给她看钱夹里唯一那张兄妹二人的合照。四年前他走时,她连他的胸口高度都不到。现在已经长成一个窈窕淑女。

    “不过,媛媛也重了不少,哥哥都没法像小时候一样抱起你转圈了。”他故意逗她。许星媛果然上当,向他伸出双臂做了个撒娇的表情。

    他一把抱起了许星媛转了几圈,这才找回一些当初的亲密。

    “别生气了,看看哥给你带了什么?”许星程赶忙从皮箱里拿出礼物给许星媛。许星媛拆开一看,是个缀有小猫形状钻饰的胸针,下面还用花体写着她的英文名Crystal。

    许星媛小心翼翼的摸着小猫的胡须,好似爱不释手。

    许星程帮许星媛别上胸针,许星媛对着镜子打量了一番,很是中意。感谢地亲了许星程的侧脸。

    许星程坐在她床上,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跟哥说说这几年有没有什么趣事?”

    许星媛摇摇头,还是不愿意开口。或许是真的没有什么值得跟他分享的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和她的画板,在这块四方小天地中,像是被人遗忘一般。

    许星程知道妹妹的病一时急不来,耐着性子和她说起自己在国外读书的趣事。

    许星媛听得很认真 ,时不时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对哥哥口中那片自由自在的天地产生了强烈的憧憬。但她心里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也许都无法踏足那样的地方,父亲最近为她在筹谋婚事。她这一生,嫁了,也就结束了她姓许的使命。

    许星程慢慢讲到昨日回国遇到的趣事,说起林启凯,罗浮生和洪澜。许星媛听到林启凯的名字,眼波流转,露出了羞怯之意。许星程浑然不觉,继续说到另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名字:“我昨天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天婴……”

    许星媛托着下巴,边听边为哥哥而开心。他从未说起谁是这般神采飞扬过,恐怕是对这天婴姑娘动了心也未可知。兄妹二人就这样坐在一起,像小时候一样愉快地聊到天光泛起鱼肚白。

    深夜里,天婴躺在床上“摊煎饼”。脑中回想的是胖三爷不屑的声音和那个警察谄媚的笑容。

    “丫头你这唱的是哪出啊?这全上海也没人敢抓他许大公子啊。”

    “怎么?连人是谁都没搞清楚,就找我们来赎人。许大少爷是内阁军政大臣许瑞安家的公子,整个上海的警察局都是他父亲的管辖范围。您哪。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吧~他的安危犯不着您操心。”

    天婴睁眼起床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繁星。其实不是猜不到的,只是被心里那一丁点欢喜给冲昏了头脑。他和罗浮生那样的人勾肩搭背同出同入,又怎么可能是个寻常百姓家的公子呢?

    “谧竹……”她喃喃开口,不自觉念出这个名字又马上收口,像是怕人听到似的。

    天婴心里很难受,为了被扼杀的那一点期望。既然罗浮生是碰不得的人物,作为军政大臣家的少爷,许星程更是挨不得边的。天婴努力说服着自己,为了戏班的平安,为了自己的前程,让自己坚定起来。

    同样辗转难眠的还有一个人,罗浮生躺在硬板床上,黑着灯。

    罗诚没敲门就跑进屋,一看少当家躺着,以为他睡着了,正准备退出去。

    “还有没有点规矩?”罗浮生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罗诚一回头,只见黑暗中罗浮生睁着眼睛,根本没睡觉,格外吓人。

    “我来给你送东西的,你下午要我录的东西。生哥,你怎么睁着眼睛睡觉啊?把我魂都快吓飞了。”

    罗浮生对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小弟无语凝噎。“老子睡眠质量本来就不好,你每次还不分时间,不敲门的往里冲。”

    罗诚显然并不懂看脸色。“您老睡在美高美这夜夜笙歌的地方,能睡得好才有鬼吧?洪帮主给您准备的那么大的宅子不住,偏偏喜欢睡在歌舞厅里。莫不是怕黑?”

    黑暗中,一个枕头准确的飞到罗诚脸上。“你是不是想死?东西呢?”

    罗诚求饶,从身上拿出一张黑胶唱片。“照你的吩咐,现场录的。一句没漏。”

    罗浮生看到唱片,脸色稍霁,亲自把唱片放在留声机上,放下撞针。天婴铿锵有力的唱腔从留声机里传出来。

    罗浮生躺在床上,闭眼仔细听着,很惬意的模样。“人呢?”

    “她先去了一趟城东的当铺,出来后就直奔了警局。不过无功而返,子时的时候已经回了戏班。”

    罗诚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生哥,我说追个女戏子哪用得着这么费劲?这可真不像你的做事风格。”

    罗诚说完这句话,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对方完全没有回应。再一看,罗浮生已经听着戏曲安详地睡着了。

    罗诚有些惊讶。不是吧?这戏把少当家多年的失眠顽疾给治好了?还别说,这天婴姑娘可真不是一般人!就从这一点来说,罗诚认她。

    次日一早,段天赐就陪天婴来当铺赎回她的吊坠。

    他昨夜知道天婴把吊坠当了很是生气。“那是你……咱们娘留给你的唯一念想。且不说它值多少钱,这意义就非同一般。”

    天婴任由他数落,也不回嘴。他见她如此这般模样,知道她心里也难受,反倒不忍说太多。只有今日陪她来赎回吊坠。

    可老板却是翻脸不认账了。

    “老板,当时咱们不是说好了,只要是十日之内来赎,都是按原价赎回的吗?您怎么能一日给我加三分利息呢?”

    老板指着当铺门口的告示。明明白白写着一日三分息。

    “可是我昨夜来时,并没有这个告示。”

    段天赐也在一旁帮腔:“是啊。老板,我妹妹是个很守信的人。不会骗人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骗人?口说无凭,落笔为证。我这告示一直是这么写的,哪里就答应你是按原价赎回了?你不信看看你手里的当票。”

    天婴仔细一看,当票旁当真有行小字说明了利息。昨夜走的太急,根本没有仔细检查。

    “昨夜我让你高价当了救人,是帮了你的大忙。现在你想要这块吊坠,那就痛痛快快把钱给了,吊坠立刻还你。要是过了十日,那可是谁出价高我就卖给谁咯!这个吊坠可远远不止八十银元。”

    天婴咬唇,知道自己上了当。偏偏对方有字有据,就算闹到警察局也没个说法。“哥,我们走。”

    “不赎了?”段天赐惊讶。

    “我十日内会赚到足够的利息,你莫要卖给别人!”天婴对老板说。

    老板却只是一脸圆滑的笑,并不应声。

    兄妹二人走后,珠帘掀开,罗浮生从里间走出来,手里拿着那个星星吊坠

    老板赶忙迎上去:“二当家,刚刚突然有客,没顾得上您,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无妨,反正刚刚你们的对话,我在里间也听得一清二楚。”

    “您都听见了?刚才那小姑娘还说我是奸商!我们店您知道的,诚信为本,童叟无欺啊。对了,您有相中什么宝贝了吗?”

    罗浮生亮出手中的星星吊坠。

    老板有些舍不得:“这?这哪里是什么值钱的玩意?我给二当家拿更好的宝贝过目过目。”

    “不用了,这吊坠跟我有眼缘。”罗浮生把吊坠揣到兜里,放下一百大洋,扭头就走。

    老板心痛不已,却也只得目送着他拿走吊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