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五章 登台亮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雷径直开到福隆戏院门口,门口竖着的水牌上书着九岁红三个大字。此时,观众正在陆续进场。

    “九岁红,《群英会-借东风》?原来你说给我安排的接风活动就是听戏?” 许星程大呼上当。

    许星程一个接受洋派教育的新时代青年素来不喜听京剧,往年除了府上办酒摆戏台不得不听,他几时踏过戏院这种地方。他的习惯罗浮生自然是知道的,但希尔顿会所经青帮胖子那一闹,现在需要重新布置。他只能先引他来听一出戏,当然这里头也夹杂着他自己的私心。作为老戏迷,他怎么能错过九月红的首场大戏。

    “今天可是名震京城的名角儿九岁红第一次在上海亮相演出,你知道这票价炒得有多高?”

    “听来听去,还是那些循规蹈矩的陈词滥调,孤芳自赏,还不如去你们美高美听爵士乐舒心。”许星程不上他的当。

    “美高美的演出天天有,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大哥应该进去很久了,别让他等着急了。”罗浮生不管许星程怎样挣扎,硬拉他进了戏院。

    洪澜原建议把整个福隆园都包下场来,没想到不仅林启凯不同意,连罗浮生都不肯。林启凯是因为家教森严,父亲不许铺张浪费,惊动百姓。罗浮生则是考虑到这是九岁红老板第一次登场,是要唱响牌子的,这么包场岂不是阻了人前途。

    于是商量着一同订了二楼两间包厢,罗浮生故意把不情不愿的许星程按在洪澜身边,自己和林大哥坐另一间。

    林启凯不露声色,但明显这安排让洪澜和许星程都如坐针毡。

    罗浮生见了却很欣慰,好像了却一桩心事,暗叹一声长兄如父。他调整好听戏姿势,饮着茶接过戏院经理递过来的戏单子。除了九岁红压轴的大戏群英会以外,贵宾可以任意加点一出自己中意的戏。

    林启凯不懂戏,自是不言,只管作陪。罗浮生这个老票友瞅着戏单也犯愁,来来回回都是这些,并没什么新意。随手点了一出《霸王别姬》,反正今晚只是为了一睹九岁红的风采。

    不得不说,九岁红班子里的人确实有两把刷子,那演霸王的武生年纪不大,却能耍出十八班武艺。虞姬也是一名男扮女装的新角,身形神态具备,将虞姬的凄美婉转演的惟妙惟肖。台下的观众都看的如痴如醉。

    一曲罢了,有人打着帘子进来,是林启凯商业司的同僚,见他在此特来拜会一声。进来才发现“玉阎罗”罗浮生也在,不敢造次。只尴尬的立在帘外。

    林启凯不愿扰了罗浮生看戏的兴致,跟他招呼了一声,就起身出去和同僚说话。过了一会儿又回来说自己恐怕要先行一步。“我事情处理完去希尔顿和你们会合。放心,我不会缺席谧竹的接风席的。”

    罗浮生点了点头。忽又听见帘外头洪澜咋咋呼呼的声音。“林大哥,你去哪?”

    他不得不起身去查看这个大小姐又要惹什么幺蛾子。走出包厢只见洪澜攀着林启凯的胳膊撒娇。“我要跟你一起去。”

    “怎么不陪着谧竹?仲景大哥是去谈公事,你跟着去作甚?”

    “我就搭个顺风车先去会所看看。反正我也听不懂这些咿咿呀呀,你在这拖着许二,我先去帮你看看现场布置情况嘛。”罗浮生知道她只是不愿意陪着许星程,找借口开溜,偏偏她这借口找的十分恰当,他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林启凯帮她打圆场。“澜澜说的也没错。希尔顿那些人没人盯着手脚太慢。反正我顺路,就把她先捎过去。你陪谧竹听完戏以后再过来。”

    罗浮生听见戏台上,新戏已经开场,不愿和他们再磨蹭。挥挥手允了。洪澜即刻挽着林启凯的手开心的下楼去了。

    “澜澜,你慢点。小心别摔了。”林启凯柔声嘱咐她。

    罗浮生看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又回头看了一眼帘中许星程的身影。哀叹了一口气。

    许星程发现回来的竟是罗浮生,刚刚被洪澜打压的低气压即刻散去。“魔女走了?” 

    罗浮生眼睛盯着戏台上不看他,话里却有警告之意。“那是你未婚妻,我妹妹。”

    洪爷对他恩重如山,洪爷最紧张女儿的归宿。他自然要加倍上心。

    “浮生,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婚配也要讲究个你情我愿。我和洪澜都无意于彼此,硬凑在一起,岂不互相耽误?如果洪爷今天要你娶一个你不爱的女子,你也会从了他吗?” 

    “会。”罗浮生毫不犹豫的回答。“女人嘛。娶谁有什么不一样。”

    许星程摇头,表示孺子不可教也。

    另一头,九岁红的压轴大戏即将上演。

    隔着后台的帘子,装扮好的师兄弟们看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不免有些紧张。连出场经验丰富的段天赐都心跳如雷。

    天婴一身平常装束,今日只有她不用上台,心态自然放松的很,好奇地打量着台下的观众,眼中没有一丝紧张,更多的是新鲜。虽然今天没有吃到生煎包,但侥幸没被爹爹发现她逃家,逃过一劫。爹爹说今晚大戏成功,会带大家一起去仙品居庆功。她这会儿已经在琢磨待会点什么菜了。

    此时,扮相为周瑜的九岁红走了过来。众师兄弟齐声叫了句师傅。

    临上场了,九岁红最后壮了一次士气。“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师平日里对你们百般严苛,就是为了今日这一出大戏。你们一个个的休想做孬种,都给我拿出看家的本事,使出十二分的力气,今天,咱们段家班要在上海滩一炮而红!”

    锣鼓点适时响起,众师兄弟被鼓舞,热血沸腾,鱼贯而出。

    见戏班众人陆续登台亮相,戏台下的观众响起了热烈掌声。罗浮生没有马上鼓掌,他在等着九岁红的到来。

    再一看旁边,许星程困得直打哈欠。“戏几点结束啊?”

    “就这一出了。你至少得让我听一嗓子吧?看这九月红是不是名副其实。”

    隔着后台的帘子,看着徒弟们的表现,九岁红很欣慰。可他刚要上场,却突然眉头一皱,扶着墙,痛苦不堪。

    天婴赶紧搀住九岁红:“爹,您怎么了?”

    “没什么,心悸,老毛病了,不打紧。”九岁红强撑着站起来,却明显脸色发青。

    “爹,不行,我从没见你脸色差成这样过,这就送您去看大夫。”

    “荒唐!我走了,戏怎么办?””实在不行……实在不行,我代您上场!”段天婴拍着胸脯,壮志凌云。

    九岁红叹了口气,他并不是不信任天婴的水平。相反正是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女儿,所以才将她雪藏起来。有朝一日将作为段家班的底牌拿出来,他拍拍女儿的手安慰道。“我九岁红还没老到那个地步。戏一开锣,就如同行军鼓敲响,两军对垒,哪有临阵换将一说?就是死,我也得死在台上!”

    天婴似乎预感到什么,拉着九岁红的衣角不放。

    九岁红拿开天婴的手,眼神示意她放心,转身登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