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四章 断袖之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启凯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豪华轿车从东面驶进了飞机场。车速极快,看到人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径直朝着他冲过来,林启凯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车直到开到他面前,才一个甩尾急刹,在离他还有几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

    副驾驶车门一开,一个瘦小单薄的男人先从车里下来,林启凯认出是罗浮生的小跟班罗诚。罗诚脸都白了,极力隐忍着不适,去给主驾位上的人开门。

    林启凯以为开车的是罗浮生,没想到走下来的却是洪澜。洪澜一身马裤马靴,大红色的短皮衣在猎猎风中显得英姿飒爽,张扬而美丽。不愧是洪爷的女儿,林启凯目中流露出欣赏之意。

    洪澜取下一双皮手套扬了扬,算是和林启凯打招呼。“林大哥,我车开的如何?”

    “澜澜买新车了?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林启凯招呼她过来说话,随手还剥了一颗滚圆的荔枝递给她。这丫头从小就爱吃荔枝的。

    “今天呀。”洪澜对他的问题表现的不以为意,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荔枝肉。“司机带着我在家门口的静北巷绕了一圈学挂挡,然后我就自己开到机场来了。”

    林启凯总算知道罗诚这一脸苦相是怎么来的,洪澜怕是把这汽车当做了飞机来开。“胡闹!你这半吊子水上路,还开这么快,不是撞死别人就是撞死自己。我一定会告诉洪爷让他没收了你这新车。”

    罗诚递给他一个感恩的眼神,言下之意终于有人敢仗义执言说句真话了。林启凯平时是温润君子,但若是扳起面孔,也是有几分威严的,像他父亲。不然年纪轻轻在商业司当科长也是镇不住的,但洪澜却是完全不怕他。

    “我爹才不会呢。”洪澜撇了撇嘴。这一点林启凯倒是相信,洪澜是洪正葆的独女,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派人搭桥给她去摘。林启凯还想再嘱咐她几句注意安全,马上被洪澜打断。“难怪浮生哥喜欢叫你林先生,你比学堂里的老先生还啰嗦!对了。浮生哥呢?”

    “他还没来。我还以为他会跟你一道来呢。”

    “他派罗诚先来接我,说是要给许二准备个什么惊喜。”洪澜的表情很是不屑,她与许星程之间虽有婚约,但两人一直不对付。林启凯看在眼里,倒也不点破。

    “这也难怪。他们俩从小感情就好,浮生多费心了。”

    两人说话间,飞机的轰隆声在头顶响起。带起一阵大风,迷了洪澜的眼。林启凯细心的将她推到身后,高出她一个头的宽阔背膀给了她一个避风港。

    飞机展开起落架,接近地面,着地,在地面滑行。同时,罗浮生的摩托车也进入跑道,与飞机平行前进。透过玻璃窗,许星程看见罗浮生。两人互相点头致意,罗浮生加速,赶在飞机停稳前开到了凉棚边。

    罗诚第一个迎上去,那张苦瓜脸终于展开了笑意。“大哥,小弟还能活着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是不知道大小姐她开车……”

    罗浮生取下头盔,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卷发,像哄小朋友一样。“好啦好啦。知道你委屈了。大小姐保住你一条命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洪澜拉下脸来,问身边的林启凯。“他是不是以为我听不到?”

    林启凯失笑,这对欢喜冤家呀。罗浮生的亲生父亲原是洪帮的二当家,早年间去了。洪正葆就收养了他做义子。林启凯一直以为洪正葆是拿罗浮生做女婿培养的,没想到前两年,突然又和许家二少爷联了姻。

    其实这个决定不难理解。如今这上海三分天下,林家控制经济,许家控制军政,洪家是黑帮龙头,但近年来杜文远控制的青帮在上海逐渐抬头,洪正葆地位不稳,自然是要拉拢一家来巩固势力的。奈何自家父亲与洪帮早年间有些是非难辨的恩怨,否则他倒是不介意被“利用”去联姻。

    “Hello. Everybody, I am back!”许星程清亮的一嗓子把林启凯的心猿意马给叫了回来。他站在旋梯上就开始朝他们使劲挥手,看得出是真的高兴。这出去读书一走四五年,故土故友久别重逢。

    原先在上海滩他们几个年纪差不多大的惨绿少年总是玩在一起,不管走到哪许星程永远是最受欢迎的那个。浮生煞气太重,他又少年老成,只有许星程是长袖善舞的谦谦君子。少了他的上海滩确实少了许多花边新闻。

    只见许星程今日一身白色西装,蹬着一双牛津皮鞋,旁边立着一只浅棕色大皮箱。除了眼眶上多了一副金丝眼镜,他和四五年前走的时候并无二致。想必这些年书没少读。一边这么想着,林启凯已经迎了上去。“谧竹,欢迎回家。”

    “仲景大哥。好久不见。”许星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都习惯以字相称,只有罗浮生没有字。他总说混黑道的哪需要有什么字,有个号就够了。罗浮生也确实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叫玉阎罗。只是没人敢当面这么叫而已。

    许星程目光转向罗浮生,罗浮生朝他微微一笑,却没有主动向前。许星程走到他身旁,二人伸手看似要拥抱,但却互相抓住对方肩膀,暗自角力,好像要摔倒对方一般。突然,罗浮生一个叉步,将许星程一个背口袋,翻了过去。许星程将要着地之前,罗浮生又搂住他的脖子,往自己怀里一带,两人四目相对,哈哈大笑。仿佛回到了十几岁的年纪。

    “浑小子,一点儿都没变。”

    “你倒是变了,变四眼蛤蟆了。”两人连打嘴仗都不让分毫。罗浮生喜欢竞争的感觉,竞争使他时刻热血沸腾。但许星程走了后,许久没有人能和他比一比了。也只有在许星程面前,让人闻风散胆的玉阎罗能流露出一些仅存的少年心气。

    林启凯和洪澜他们坐轿车走,林启凯开车。许星程将行李丢在他们车上,偏要和罗浮生挤一辆摩托车。

    罗浮生的宝贝哈雷后座从来不带人,这次勉为其难带上了他。开到半路,罗浮生突然感觉不对,低头一看,许星程正从身后环抱着自己,还沿着胸部上下摸索起来。

    “喂。你手放哪呢?”

    许星程却没有停止的意思。“多年不见,手感还是这么好。”

    罗浮生厉声道:“放开!”

    他的严词厉色在许星程这完全起不到作用。“哎,你这人挺自恋。在医学院,我们这些学生研究肌肉线条,只能用人体模型,顶多解剖些死人,现在,终于活捉了野生的活的一个模型,你让我多摸一下。”

    罗浮生气极反笑。“滚!摸你自己去。”

    “别说,你的肌肉线条真是标准,简直是教科书级的。平时没少锻炼吧?”

    “锻炼?”罗浮生轻哼一声像是在笑他的天真。“砍人算不算?”

    许星程皱眉,毕竟是朱门世家。即使和罗浮生称兄道弟多年还是不能习惯他口中的生活。“怎么一张口又是打打杀杀的,三句话不离本行。”

    “彼此彼此,你和我不都是拿刀吃饭?”

    许星程学医主修的就是外科,将来迟早是要拿手术刀的。“非也非也。我们一个是杀人的,一个是救人的,怎么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浮生的笑容僵了一下,确实,他们天生是不同的。

    许星程并未察觉他的心思,自顾自的说道。“一提起吃饭我就头疼,好不容易习惯了面包牛排,回来还不知道吃不吃得习惯。”

    “大上海的西餐厅里要什么面包牛排没有?巴黎有的,上海同样也有,巴黎没有的,上海也有,比如这个。”罗浮生笑了笑,说道。“你摸一下摩托车的皮兜。”

    许星程拿出来:“这是?”

    罗浮生回头瞪了一下许星程:“留洋留得忘本了你?这是家继生煎啊,咱们三兄弟以前常去的那家店。”

    生煎包还是温热的,熟悉的香味勾起了许星程许多年少回忆。

    罗浮生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怔忪的模样,笑了笑。“你那些西餐有什么好吃的,这才是绝世美味,限量供应,最后一笼。我费了老劲给你抢来的。”

    许星程给了罗浮生一个熊抱,口里还是不忘损他。“被你抢的人真是倒霉。” 

    “她呀……”许星程的话让罗浮生又想起那个泥鳅般狡猾的女孩,他的话只起了个开头,就没了下文。

    许星程也没在意,拿出一个包子递给罗浮生:“来,我喂你。张嘴。”

    罗浮生觉得有画面些怪异,但饥肠辘辘,还是一口吞下。

    罗浮生的哈雷很快超过了林启凯开的凯迪拉克。洪澜一边催促着林启凯加速,一边指着前面摩托上的两人问:“林大哥你有没有怀疑过?”

    “怀疑什么?”林启凯不明所以。

    “他们两……是不是有断袖之癖?”林启凯一愣,看了她一眼,洪澜虽是七分说笑,面容里却有三分认真。似是真在担心这事,只是不知道她担心的是哪一个?林启凯默默打量着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