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全知全能者 > 第278章 三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x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象棋怎么下,或者说可以怎么下?

  简单而言,有几个层次。【..】

  一是按规则。

  一个对象棋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的人,告诉他落子的基本规则,也就是马走日象飞田什么的,然后他就可以和人对局了。当然,对局的结果多半是输,大输特输。

  然后,就这么对局,一盘一盘地,经验就慢慢积累起来了。

  这也就是下棋的第二个层次,懂规则的基础上,有经验。

  喜欢下。

  下得多。

  会总结。(复盘、研习棋谱等。)

  有天赋。

  这几个因素加到一起,就会让其对弈水平一直上升,慢慢地,这几个因素就会扭合到一起,形成一个新的东西,直觉。

  直觉可以突破经验的壁垒。

  也就是以前你明明没那么下过,棋谱上也没那个招,你也没探讨研究过这个路子,但是直觉告诉你,该走,还是不该走,这么走的话,会占优,还是会处劣。

  许多天外飞仙、羚羊挂角般的精妙招式,就是这么来的。

  这也是下棋的第三个层次。

  之所以说现在的许广陵近似于外挂,是因为他不但有直觉,而且可以直接地把所有经验与直觉化成的招式在脑海内推演,几十近百路的推演,也基本上相当于几十近百个许广陵。

  有人能战胜这么多的许广陵吗?

  不能说没有,理论上还是存在这种可能的。

  但实际上……

  许广陵未必赢,但很难输。

  和独孤小菜的对局中,两人一招一式的进行,到了中局的时候,独孤小菜丢了一个士。

  其实她走得并没有错。

  许广陵是用一个炮换了她的一个马和一个士。

  这么交换,到底是持平还是占优又或是处劣,是没有定论的。只是这么地换了之后,少了个士的独孤小菜,在防守上就出现了问题。而受防守牵制,进攻也随之受到影响。

  于是,不知不觉地,先手转化为后手。

  再然后,后手转化为劣势。

  最终,劣势演变成败局。

  四十二回合后,棋局终止,独孤小菜负,酒薄不堪饮胜。

  第二局开始,对手的id是毒瘤ol。

  第三局,对手的id是蓠言。

  许广陵三胜。

  “这厮变得更老辣了。”

  “果然是老酒,够劲!”

  “这真不是外挂?”

  “你家外挂有那么多的变招和弃子?不懂就不要瞎说。”

  “多看几盘他的对局,你就知道了。”

  “一直怀疑这是哪个大手的马甲,不要脸!”

  “此人水平太高,他参加比赛实属违观,建议官方封禁处理。”

  “”

  “不能同意更多!”

  “直接保送十二强吧。”

  “扯蛋,就下个棋而已,这都搞黑幕?”

  “黑幕你妹,让他直接晋级才是对其他人的公平好么?!”

  ……

  过奖了。

  许广陵微微一笑,退出天天象棋,然后关了电脑。

  时间就这样过去的。

  三局,一个半小时。

  其实这已经算是很快了,高端对局中,一局一个半小时的都是常事,甚至一局下个一上午、一下午、一天、好几天的,也都是有的。“观棋柯烂”的故事,是有那么一点现实投影的。

  当然,故事里观的是围棋。

  围棋是比象棋更复杂而且复杂了不

  止一筹的博弈,对局时间比象棋更长也理所当然。

  “若有高手,一天对上一局,还是很愉快的。”

  “但再多,就不成了。”

  许广陵微微感叹着。

  时间。

  时间!

  以前醉生梦死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时间的概念。

  不管是一天还是一周,一个月还是一年,都那么昏昏昧昧地过着。

  而现在,一天之中,这一个半小时的消耗,就让他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了。

  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许广陵再次想起了这首诗。

  这首诗的主题其实主要是劝学,而惜时只是附带的,但于许广陵现在而言,学,很容易,但时间……时间对任何人,对任何生命和非生命,都是公平的……

  接下来,许广陵沉浸于对《庄子》的理解和体悟中。

  随着这段时间对这本书的熟稔,许广陵已经渐渐地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

  《庄子》属于庄子。

  同样地,《老子》属于老子。

  而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

  换言之,每个人都有自身的领域和天地,他不必强行去理解《庄子》《老子》等书的所有,而只需藉书中片断和点滴,来印证和启悟自身,就可以了。

  他的身,他的心,他的意识,是永远的主角,是属于自己的“书”。

  而其它的一切,都只是风景。

  天上的落雨如是。

  地上的小草如是。

  《老子》《庄子》等等书籍,亦如是。

  能沉浸于书本的时间也不多,许广陵下午还有事,可以说,直到睡前,没有空闲。——不匆促,但安排得满满的。

  许广陵正想下楼的时候,电话却不期然地响起。

  知道他号码,会给他电话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许广陵拿起手机却发现来电者有点小出乎意料。

  “宋老板,你好你好!”

  是琴行的那位老板。

  两人虽然互留了号码,但许广陵还真想不到这位主动找他会有什么事。

  些许寒喧之后,宋老板道出正题:“老弟,过那事?”

  所谓小郑,和他们两人都有交集的只有那位郑女士,也就是微博上“钢琴让我很不美丽”那位了。

  “什么事?”许广陵诧异地问道。

  宋老板三言两语,道出经过。

  一位电影圈的大拿找到他,然后托他给小郑带话,让小郑在其新片中出演一位女配,虽然是女配,但是分量很重而且不可或缺。

  这位大拿看中的,是小郑前不久一条微博上展示出来的。

  形象、气质,还有曲子。

  “我和需要考虑一下,还说那曲子是老弟你的,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老弟,那一位也托我给你带话,想要获得你的授权。”

  国内音乐创作是有版权的。(滑稽)

  但实际上版权的行使极为混乱,直接而言,有名气才有版权,如方文山、高晓松这样的,而无名气之辈,不论是词还是曲,用了就用了,没多大个事。

  甚至连法理上侵没侵权,都不好界定。

  因为国内版权登记需要通过音著协(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而音著协有不通过作者同意,直接授权第三方的权利。

  所以……

  “宋老板,我先和郑姐沟通一下。”

  ==

  感谢“南炽挚”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穿大码马甲”的月票捧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